杜尚挑戰了藝術史嗎?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09-28 15:24:00

杜尚被認為是“觀念藝術的鼻祖”,他的藝術對觀念藝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是杜尚并沒有將自己看成是一個觀念藝術家,觀念藝術的榮譽是后人加給他的。

杜尚的作品《自行車輪》
杜尚的作品《巧克力磨1號》

杜尚被認為是“觀念藝術的鼻祖”,他的藝術對觀念藝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是杜尚并沒有將自己看成是一個觀念藝術家,觀念藝術的榮譽是后人加給他的。1960年代以后,隨著波普藝術的興起,勞申伯格、約翰斯等人對杜尚的藝術極為推崇,他們的作品也深受杜尚的影響。此外,如裝置藝術、大地藝術、行為藝術等都可以在杜尚那里找到源頭。

在上海展覽中心即將開幕的“蓬皮杜現代藝術大師”展中,觀眾將會看到馬塞爾·杜尚的一件作品《自行車輪》。他把一個自行車輪固定在一張凳子上,輪子可以在軸上轉動。在這件作品中,自行車輪和凳子都是現成的,杜尚只是把它們組合在一起。這件作品創作于1913年,是杜尚最早使用“現成品”創作的作品,但那時,“現成品”的概念還未問世,按照杜尚的說法,這個自行車輪子是“兩年后被稱為現成品那類物品的首次嘗試”。根據朱迪特·伍澤(JudithHousez)《杜尚傳》的記載,這件作品的“遭遇”可謂有驚無險:1916年,當杜尚注意到現成品這個提法時,便在紐約做了一件復制品,將其納入創新作品的行列,希望將其一直保留在身邊。在一次搬家的過程中,他把這件作品扔掉了。1951年,為參加辛德尼·杰尼斯畫廊舉辦的展覽,他根據1916年所拍攝的照片又復制了一件,所用的車叉子也是那一年制造的,是一個彎曲形的車叉子,與1916年照片上的那件原作有所不同。到了1960年,為參加在斯德哥爾摩舉辦的展覽,依照杜尚所提供的照片,烏爾夫·林德讓人復制了1951年版的《自行車輪》,因此把彎曲形車叉子的“錯誤”也保留下來。最后,米蘭的阿圖羅·施瓦茲畫廊于1963年將這個作品復制了11件,馬塞爾·杜尚同意在作品上簽上自己的名字,這樣就有13件《自行車輪》在世界各地巡回展出。這件作品最初與藝術并沒有太多的關聯,但今天《自行車輪》已經成為藝術品,是包括蓬皮杜藝術中心在內的現代藝術博物館必備的藏品。

馬塞爾·杜尚是一個非常具有爭議的藝術家,一個被稱為改變了西方現代藝術進程的實驗藝術的先鋒戰士,他解放了藝術方式,挑戰了西方現代藝術史。杜尚是前衛藝術的引領者,由于它連接著現代主義與后現代主義,以至于杜尚成為跨越現代與后現代的前衛藝術家。在2014年11月,我在蓬皮杜藝術中心看了“杜尚繪畫展”,這個展覽是對杜尚進行回顧的一次大型展覽,展覽通過100多件繪畫和文獻資料為觀眾講述杜尚是如何顛覆傳統繪畫。如杜尚創作于1913-1923年的《新娘被光棍們剝光了衣服》(又名《大玻璃》),1913年在紐約“軍械庫展覽”引起轟動的《下樓梯的裸女之二》,1914年頗像一幅機械圖的《巧克力磨2號》,1919年給蒙娜麗莎畫上胡子的《L.H.O.O.Q-1919》,以及晚年花了20年時間創作的《給予:1.瀑布;2.照明的煤氣》等都在這次展覽中展出。這些作品都是杜尚復雜的藝術生涯中的重要作品,通過這些探索和實驗,杜尚更加明確了他的藝術理念。杜尚的《自行車輪》也在這個展覽中展出,另外還有一件作品是杜尚于1915年創作的,他到了美國之后,買了一把雪鏟,在上面題著“斷臂之前”。就是在這個時候,杜尚給這類作品想到一個名字:現成品(Readymade)。

杜尚的種種創作被藝術史家歸入達達主義的范疇,他們是杜尚反美學、反傳統、反藝術的觀念的體現。在藝術史上,杜尚對后世影響最大的還是《泉》這件作品。這是杜尚最有名的以“現成品”做成的作品,這件作品的意義至今還在被討論。根據展覽史的記載,在1917年美國“獨立藝術家展覽”上,杜尚以匿名的方式送了一個簽了名的小便器。雖然這個小便器在今天已經成為了藝術收藏品,但在當時展出時卻引起了軒然大波。

“獨立藝術家展覽”的組織者是“獨立藝術家協會”,這在當時的美國是一個前衛的組織,由支持現代藝術的美國藝術家組成。他們的宗旨是解放思想,扶持新藝術。從1916年起,“獨立藝術家協會”便著手準備這個展覽,他們把這個展覽政策制定得極為開放:任何想要參加展覽的藝術家,甚至包括外國人,只要繳納6美元的手續費,無論做的是什么作品,都可以展覽。杜尚也是這個展覽的組織者之一。他想以“現成品”的方式送一件作品去展覽,以考驗自己身邊這些捍衛現代性的人所能承受的程度。于是他和朋友瓦爾特·愛倫斯伯格到一家專賣衛生間設備的店,杜尚買了一只白瓷的小便池,然后把它倒置過來,并在上面簽了一個名字:“R.Mutt”,給它取名《泉》。由于杜尚自己也在展覽的評審委員會中,因此他有意識地隱藏了自己的真名,以來自費城藝術家麥特的名義,請他的一位朋友把這件作品送過去。

杜尚的作品《下樓梯的裸女之二》

杜尚的作品《泉》

面對《泉》這件作品,理事會召開了緊急會議,有人認為這件作品傷風敗俗,很粗俗。還有人說這是一件復制品,是一件衛生潔具。瓦爾特·愛倫斯伯格拿出各種證據與大家辯論,認為《泉》可以展出。他還從美學角度來分析這件作品,認為這件作品是事關藝術史的重大問題。在爭論無結果的情況下,理事會全體成員靠投票做了決定,最終,不同意展出的意見占了大多數。瓦爾特·愛倫斯伯格對此非常憤怒,宣布退出理事會。在這件作品被否決后,杜尚也退出了組委會。由于這件作品未被展出,因此這件作品在當時并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在展覽過后,知情人開始提到這件作品,并且給它做了解釋。如露易絲·諾頓在《理查德·莫特先生的事例》這篇文章中所寫的(文章的大部分內容都是由杜尚口授的):“不管理查德·莫特先生是否親手制作了《泉》,這已不重要了。他選擇了這件物品,選擇了一件日常用品,準備送去參展,在新的標題和新的視角下,物品原有的意義也消失了,從而給人一種全新的感受。”以后,杜尚以《泉》為契機,開始深入研究“現成品”的概念,雖然《泉》最初不過是一件惡作劇的作品。這件作品的意義在于通過杜尚,小便器的含義得到了改造,小便器變成了一個有關對藝術性質重新定義的暗示,也就是藝術的存在方式。

現在,杜尚被認為是“觀念藝術的鼻祖”,他的藝術對觀念藝術產生了很大的影響,但是杜尚并沒有將自己看成是一個觀念藝術家,觀念藝術的榮譽是后人加給他的。在20世紀50年代之前,杜尚的非藝術主張并沒有現在這么大的影響,在1960年代以后,隨著波普藝術的興起,杜尚的名字被藝術家反復提起,在藝術界出現了對杜尚“現成品”的回歸。如波普藝術家勞申伯格、約翰斯等人對杜尚的藝術極為推崇,他們的作品也深受杜尚的影響。此外,如裝置藝術、大地藝術、行為藝術等都可以在杜尚那里找到源頭。

“現成品”也得到了新的理論闡釋,其中,彼得·比格爾《先鋒派理論》對杜尚《泉》的理論解釋對理解“現成品”以及杜尚起了很大作用。比格爾從藝術自律的角度認為杜尚挑戰了藝術史,他的行為是對藝術體質的批判:“當杜尚在批量生產的物品上簽名并將它們送去展覽時,他否定個人生產的范疇。由于所有個人的創造性都受到嘲弄,簽名的目的原本是標明作品中屬于個性的特征,即它的存在依賴于這一特定的藝術家,這里卻被簽在隨意選出的批量生產的物品上。杜尚的挑戰撕下了藝術市場的假面具。”杜尚解放了藝術方式,這也是博伊斯的“人人都是藝術家”“社會就是雕塑”口號的前奏,也就是說,任何東西包括杜尚的《泉》都可以成為藝術,只要將它解釋成藝術,放到藝術家所想表達的領域它就成了藝術。最近沈語冰翻譯的德·迪弗《杜尚之后的康德》對理解杜尚又提供了新的理論視點,在把杜尚與格林伯格、博伊斯的觀點進行比較后,在德·迪弗看來,在杜尚這里不再是理想的問題,杜尚從來不是一個烏托邦主義者,也不擁有浪漫主義那普遍創造力的信念。他只是用現成品,來揭示一個事實而已:藝術創作與藝術欣賞之間不存在任何技術上的差別;藝術家相對于業余愛好者并沒有技術優勢。當他把現成品拿出來的時候,不是說將來人們都可以成為藝術家,而是說,如果現成品是藝術品,就意味著人人已經是藝術家了。他把人人都是藝術家作為現成品的條件揭示出來。

杜尚作品《斷臂之前》

蓬皮杜藝術中心“杜尚繪畫展”展覽現場

杜尚的“現成品”觀念對中國的當代藝術也產生了重要的影響。比如在“85美術新潮”運動中成立的“廈門達達”小組就是受杜尚和達達主義啟發而成立的。1986年11月,在小組核心成員黃永砯的主持下,展覽者與觀眾一起,將“廈門達達現代藝術展”展出的作品進行了改裝和焚燒,在焚燒聲明中,他們說:“這個展覽已經不復存在,關于對它的贊揚或支持、懷疑或反對業已失去意義。”并且在廣場上用石灰寫了“達達已死”。他們還實施了一次“襲擊美術館事件”,他們向福州的美術館遞交了一個虛假的計劃,在展覽前突然改變計劃,動員全體參展藝術家把美術館外的建筑廢料搬入美術館做成作品。這次行動的結果是在拍完照片,展覽開幕前被封閉了。“廈門達達”提倡反藝術,對美術館體制進行批判,是當時中國前衛藝術群體中最激進的群體之一。黃永砯除了1987年創作的最具代表性的作品《〈中國繪畫史〉和〈現代繪畫簡史〉在洗衣機里攪拌了兩分鐘》外,《四個輪子的大轉盤》也可以在杜尚的《蒙特卡羅輪盤賭場的債券》中找到具體參考案例。陳箴的創作中也大量使用現成品,2015年在上海外灘美術館侯瀚如策劃的《不用去紐約巴黎,生活同樣國際化》展覽就是對已故藝術家陳箴作品的一次回顧。在這個展覽中,陳箴有一件裝置作品《日咒》,他用101只上海舊馬桶構成了一個巨大的樂器裝置。部分馬桶被改裝成“喇叭箱”,播放刷洗馬桶時的聲音。根據策展人的解釋,在西方的語境下,這種舊式馬桶被迅速淘汰,因此它與“西方”“現代化”“新陳代謝”之類的概念有著密切的聯系。此件作品對當代物質社會、信息社會的內在弊端,以及潛在危機進行了“宗教唱詩般”的嘲弄。其他藝術家如王魯炎、吳山專、鄭國谷、艾未未、宋東等創作的作品中都可以看到杜尚的啟發。

如今,對“現成品”的挪用已經成為觀念藝術家創作常用的一種方法。尤其是在大型的國際雙年展上,挪用“現成品”的作品隨處可見。由此,這也產生一個問題,就是我們如何看待“現成品”的“挪用”?1999年蔡國強在威尼斯雙年展因為創作《威尼斯收租院》獲得第48屆威尼斯雙年展金獅獎,這也導致國內學界開展一場關于“挪用”與侵權的爭論。正如批評家王南溟認為的,“挪用”的意義指涉在于一件作品如果“挪用”后沒有新的意義,那也就不能稱其為“挪用”。就像比格爾所說的,今天的一位藝術家在一個火爐的煙囪上簽上名,并展出它,這位藝術家當然不是在反對藝術體制,而是在適應它。杜尚的影響還在繼續,就在這個月藝術家莫里吉奧·卡特蘭(MaurizioCattelan)2016年的新作黃金馬桶終于在紐約的古根海姆博物館的廁所里投入使用,藝術家希望這個特定場地的作品能夠在博物館真正被需要的人使用,而非被供在畫廊的展臺上。藝術家為這件作品命名《America》(意為“美國”),這也算是對杜尚的另類致敬吧。

作者系上海大學美術學院副教授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