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爵跡》想打開一扇門,卻只鑿了個洞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10-11 09:27:00

號稱華語首部全真人CG電影的《爵跡》上映一周有余,據多家媒體報道。其票房與口碑齊落,在10月9日,也就是上映的第9天,票房僅過35億。

國內大制作的玄幻電影,《爵跡》應該是開先河。但就電影質量而言,郭敬明只鑿了個窟窿,粗糙而混沌。單在“炫技”上,已經脫離了五毛特效的“低級趣味”,雖然與《指環王》、《阿凡達》還有很大差距,但比之國內的一些“大制作”,已不在同一層次上。《爵跡》沒有成功打開一扇門,但透過這個窟窿,希望可以有光照進來。

刻意剪輯打亂劇情

號稱華語首部全真人CG電影的《爵跡》上映一周有余,據多家媒體報道。其票房與口碑齊落,在10月9日,也就是上映的第9天,票房僅過3.5億。

郭敬明的電影創作邏輯,以及近些年的小說創作邏輯,從來就是你喜歡什么我給你寫什么、拍什么,先有需求而后有服務;而不是我拍的什么讓你喜歡,用內容創造市場。這是捷徑,也是郭敬明并不令人敬佩的高明之處。

小說《爵跡》剛發行時,郭敬明說,他把一本改成了兩本,增設了很多懸念,使用了很多場景切換。這一點,電視劇《權力的游戲》可做榜樣,各個場景分別敘事,來回轉換,線條明晰而自然。不過,人家是電視劇啊。電影這樣拍,真的難為觀眾了,畢竟只有一個多小時的時間。

作為一個看過原著的人,在觀影過程中,我依然需要回憶和聯想,甚至有些地方還有點懵,這樣的效果,無疑是失敗的。郭敬明向來喜歡不斷地堆砌矛盾沖突,到最后才去一一釋因,這一點,在《小時代》里就已經被用爛。當然,你在看不少懸疑劇、甚至經典名片《肖申克的救贖》時,不到結尾你都會感覺很迷茫。

但到了《爵跡》,郭敬明顯然還并未運用成熟。有時候甚至強行把常規敘事的中間情節,強行剪掉放到最后作為釋疑。郭敬明的目的很明確,以此來制造懸念,達到引人入勝的效果。很遺憾,他并未成功。粗暴且毫無必要地剪切置后,讓人對劇情摸不著頭腦。

比如王源飾演的白銀祭司,他總共就那么幾句臺詞,就別分成一段一段了吧。以至于搞得很多人不知道為什么王爵和使徒都拼了命地去找西流爾,不知道為什么幽冥突然在黃金湖泊泡澡(實為療傷)、甚至不知道這個小孩子是從哪里冒出來的,讓劇情發展顯得雜亂無章。

這樣手法非但沒有扣緊觀眾的腦回路,反而容易引發中途退場和打瞌睡。和我同行觀影的一位朋友便中途玩起了手機,而前排的一位哥們則中途離場。另外一位朋友在我的盡職盡責地劇情翻譯下勉強看完。以至于很多網友吐槽說,看《爵跡》得帶個原著翻譯。

特效上已高出多數國產“大片”

之所以說郭敬明想打開一扇門,除了史無前例的首部華語全真人CG電影,還因為《三體》是科幻,《大話西游》系列是魔幻,而《爵跡》是玄幻(或叫奇幻),雖有相似,但也有大不同。科幻是演繹人類未來,魔幻則是在人類社會基礎上締造關聯神話,而玄幻的精髓,則是架空,創建另一個世界及其世界觀,甚至你完全可以顛覆人類的社會關系及社會存在。

比如對《爵跡》里九頭身人物的吐槽,并無多少道理可言。這就不是人類的世界,是作者想象出來的異界大陸,這里的人就算都是十二頭身,哪怕再長兩個腦袋,也沒問題,設定如此而已。霍比特人的腳那么大、個子那么矮、五頭身,咋沒人吐槽呢。

國內大制作的玄幻電影,《爵跡》應該是開先河。但就電影質量而言,郭敬明只鑿了個窟窿,粗糙而混沌。不過,雖然是窟窿,好歹也能透視未來。說句中肯的話,《爵跡》在“炫技”上,已經脫離了五毛特效的“低級趣味”,雖然與《指環王》、《阿凡達》還有一定差距,但比之國內的一些“大制作”,尤其是“燒錢的制作不夠,拖沓的劇情來湊”的同類電視劇,層次上已經從地下室到了地面。可以說,郭敬明雖然沒有成功打開一扇門,但透過這個窟窿,希望可以有光照進來。

(編輯:張凡)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