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上拍壇風云折射市場走勢

來源:北京文藝網 2016-10-13 11:09:00

沒有億元的成交價格,卻能引領海派書畫市場走向;沒有動輒一次拍賣幾千件書畫的“豪氣”,卻能扎扎實實地為每一件拍品尋找最好的藏家。

近日,海上拍壇又掀風云。上海工美2016年度拍賣雖然只有600余件拍品,但是從下午一點拍到了晚上九點。其中熱門成交的拍品,則折射出目前市場的走勢。

海派繪畫熱度不減

沒有億元的成交價格,卻能引領海派書畫市場走向;沒有動輒一次拍賣幾千件書畫的“豪氣”,卻能扎扎實實地為每一件拍品尋找最好的藏家。上海工美拍賣行一步一個腳印地在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上找準自己的定位,并為弘揚海派文化不遺余力。在2016年度拍賣中,以謝稚柳、陳佩秋為代表的當今海派繪畫熱度不減。

在20世紀的中國畫壇,謝稚柳先生和陳佩秋先生被譽為是“神仙眷屬”,他們在繪畫領域獲得了借古開新的非凡成就。此次推出的“謝稚柳先生、陳佩秋先生的藝術”專題,不僅囊括兩位先生眾多的精品力作,更為重要的是許多拍品都是首次露面,真正體現了“真、精、新”的特點。

謝稚柳的繪畫在近現代畫壇上可以說是獨樹一幟,具有鮮明的代表性。他對于藝術的追求,毫無疑問代表了近現代畫壇重現宋元乃至晉唐繪畫輝煌的思潮。近年來,謝稚柳先生和陳佩秋先生在拍賣市場上屢屢拍出佳績,對于藏家來說,更希望看到一些有特色的作品。此次上海工美2016年度拍賣圖錄的封面,也是此次拍賣的第一件拍品——謝稚柳《蒼松》,是畫在云鶴紋宮絹上的。這張宮絹之大,早已是稀罕之物,加上謝老為紀念毛主席誕辰84周年所畫,更是錦上添花,可謂是絕無僅有,最終落槌價達到了59萬元(不含買家傭金,下同)。另外一幅《白首齊眉》落槌價為50萬元。

陳佩秋先生初學山水從清初六家及石濤等大家入手,然后上溯明四家、董其昌,進而學習宋元山水。她學花鳥則是由宋元開始順流而下,黃荃、趙干、宋徽宗、馬遠、八大山人等范本她都無所不學。《松亭納涼》是陳佩秋先生上世紀80年代的代表作之一,是“積墨積彩畫法”的典型作品,也是她為數極少的巨幅山水畫之一。盡管這是一幅重彩青綠山水畫,但是傳統中國畫的點、線、面的用筆,仍然被陳佩秋先生以深厚的基本功表現得淋漓盡致。這幅畫以繪畫風格而論,幾乎已經完全是畫家的個人風貌,但仔細看,在山體結構、瀑布、樹干、人物的描寫中,依稀可以看到南宋畫的影子,最終的落槌價達到了200萬元。

謝稚柳先生與陳佩秋先生不僅是人生的伴侶,更是藝術上的知己,媲美“趙管風流”。他們在藝術上有著共同的追求與理想。他們的藝術既面貌迥異,又互有關聯,他們所取得的成就既源于各自的天賦與努力,也是彼此激勵與啟發的結果。兩人于1964年合作的一把成扇,落槌價達到了30萬元。

文人書法大有錢途

在此次拍賣中,有一批“若飛”上款的文人書法作品面世,其中沈尹默、鄧爾雅的齋名橫批,落槌價分別為20萬元和12萬元。

書法自古以來就與文學密不可分,這也就使得文人翰墨具有極高的品位。作為一種以文字為載體、表達一定審美理念的獨立的藝術,書法對文字的倚賴性還是不可剝離的。一個普遍意義上的書法作品必須是書寫的文字內容和書寫的筆墨形式的完美結合,這也使得文人書法更加受到關注,特別是像魯迅、胡適等近代文人書法,更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特殊時代,而更加受到追捧。而其在拍場上的成交價絲毫不輸于同時期的書法家,而那些具有特別意義的作品,更是被藏家仔細研究。像前兩年在上海工美出現的一件胡適的“戲和周作人新年詩”,詩云:可憐王小二,也要過新年。開口都成罪,抬頭沒有天。強梁還不死,委曲怎能全。羨煞知堂老,關門尚學仙。題識為:知堂先生寄來新年詩,戲和一首,用博先生一笑,適之。從行文的語氣來看,調侃中亦有勸慰,似乎已經理解并認同了周作人此時此地的心態與做派。他用了一個“王小二”的典故來自況,也向周間接說明了時局的紛亂與危險。“王小二過年,一年不如一年”,說的雖然是個人境遇,實際上也反映了整個國家時局狀況。以“王小二”自況的胡適,也自然有當時的困境與苦衷。

相比文人之間的“一對一”通信,不少文人還喜歡邀請其他同好為其題簽作畫,然而匯聚一冊,不時拿出來把玩。在工美還拍賣過一件胡適、張大千、于右任、錢穆、溥儒、羅家倫等25家為凌鴻勛題簽作畫的作品。人雖眾多,但亦可見凌鴻勛挑選之精、用心之深。李石曾、戴傳賢、于右任、賈景德為國民革命的元老,為凌鴻勛的師長輩。胡適、葉公超、羅家倫、陳雪屏、邱昌渭等和凌鴻勛為同學、舊友和同事。王云五、錢穆、董作賓等這些學界巨擘與凌鴻勛作為工學界元勛,更是惺惺相惜的神交之友了。這些學界人物,或文或政,而像溥儒、張大千、黃君璧雖為職業畫家,則是亦藝亦政。

在這些作品中蘊含了中國傳統國學在里面,文人們對中國文化、傳統藝術的造詣都很深,而且個性比較鮮明、清高,他們的性格能夠在這些作品當中很好地體現,這是典型文人的東西。他們更多的是一種文化風貌的體現,這就是我們所說的文人情懷。

古代書畫頗有亮點

在上海工美2016年度拍賣會上,石濤《夢回金陵圖》落槌價為190萬元。此圖上款所稱“岱老年先生”,是石濤居揚州的最大藝術贊助人江世棟,與上海博物館中一開石濤山水扇頁,是同一人。江世棟,號岱贍,歙縣人,是客居揚州的大徽商,與石濤交往甚密。江岱瞻本人亦善書,家豪富,喜收藏。其子孫如江恂、江德量等也以收藏聞名。

石濤《夢回金陵圖》,以厚拙之筆,淹潤之墨,繪其追憶昔在金陵游歷所見之景,既存目覽之境,又生意想之情,如跋中所謂:“欲事圖畫,絕不可有意立怪,亦不可信手安常,直以夢中初回,假此筆墨直追所見。”雖云厚拙,如近樹、如岸石,又時見空靈,如云中松頂、如白衣高士。既贊其淹潤,則空靈幻化,如煙水、如山嵐。水墨互為生發,益覺郁勃華滋。此圖從書風畫風上判斷,與上博所藏過云樓舊物《八大山人,石濤花果山水圖合冊》,是如出一轍的。

此圖上款稱“岱老年先生”,按《大滌子書畫題跋》中錄有一則石濤補八大山人山水跋,在一首七絕之后,石濤并識云:“己卯(1699年)浴佛日,雪個為岱老年翁寫古樹苔石,屬滌補水灘紅葉,并賦小詩請正。”

此次拍賣的一幅傅山書法作品,落槌價達到了500萬元。在這幅畫作上有兩枚重量級的收藏章,其中一枚為“宮子行同弟玉父寶之”,宮子行即清代泰州著名藏家宮本昂,其弟宮昱,字玉甫,所藏蔚為大觀;另外一枚為“至德周氏曉書樓考藏書畫”,為周伯鼎收藏章。周伯鼎的祖父周馥,官至兩廣總督,周伯鼎本人亦是非常著名的收藏家,尤精于古代書法,家藏大多捐贈給山東省博物館。

還有一件佚名《鵝戲》,估價3萬至5萬元,落槌價達到了50萬元。此幅團扇絹質緊密,筆法精細,雙鵝羽毛筆筆絲出,形神具備。以年份判斷,當不會晚于明代初期,亦具備元代工筆花鳥的風格。

(編輯:楊晶)

注:本網發表的所有內容,均為原作者的觀點。凡本網轉載的文章、圖片、音頻、視頻等文件資料,版權歸版權所有人所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