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業需要新型CEO:他得能夠引導媒體 營造積極輿論

來源:科技地平線 2018-11-25 09:12:42

[摘要]對于馬克-扎克伯格、桑達爾-皮查伊、伊隆-馬斯克、埃文-斯皮格爾和杰夫-貝索斯來說,2018年是最難熬的一年,在這一年,他們遭到了媒體的廣泛關注、投資者的信任危機以及管制機構的嚴格審查。

騰訊科技訊 據外媒報道,現在,媒體變得越來越具有對抗性,員工越來越自由化以及發展速度變得越來越難。在這個全新的環境下,科技行業就需要新型的CEO,需要能夠適應環境變化,能夠引導媒體,營造積極輿論的CEO。

對于科技行業最有權勢的CEO們來說,這是難熬的一年中難熬的一個月。對于馬克-扎克伯格、桑達爾-皮查伊、伊隆-馬斯克、埃文-斯皮格爾和杰夫-貝索斯來說,2018年是最難熬的一年,在這一年,他們遭到了媒體的廣泛關注、投資者的信任危機以及管制機構的嚴格審查。

但是,今年誰過得比較順心?那就是打車服務公司Uber的新任CEO達拉-科斯羅薩西。誠然,Uber公司仍然需要阻止虧損以及理順與沙特阿拉伯之間的關系。但是,科斯羅薩西已成功通過公司內外的交流信息提高了員工們的士氣、投資者的信心以及公眾的看法。

去年,人人都認為Uber公司需要一個類似雪莉-桑德伯格的人。現在,有人開始好奇Facebook是否需要一個類似科斯羅薩西的人。這是一個巨大的變化。它充分說明了Facebook領導人的盲點已傷害到公司形象,也說明了一個四面楚歌的公司如Uber獲得一個新的管理團隊有多么重要。

但是,這里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科技行業和廣大公眾已準備支持別人。部分原因是因為他們已感到疲勞。公眾支持一個人或一家公司的時間只有這么久,尤其是當科技公司損害到行業利益,到處樹敵的時候。你相信馬斯克是鋼鐵俠的時間也就那么一陣子,然后你就開始感到奇怪為什么他老是發送一些怪異的推文,然后你就開始審查特斯拉的財務報表。

但是,還有其他方面的原因值得思考。也許這一代領導人已不適合在新的時代擔任領導職務。在這個新的時代,媒體越來越具有對抗性,員工越來越自由化以及發展速度更慢。一邊是科斯羅薩西,一邊是桑達爾、馬斯克、斯皮格爾和扎克伯格,他們之間到底有什么區別呢?科斯羅薩西是投資銀行家出身,因而更加務實。他更擅長參加雞尾酒會和與投資者和媒體交流。在過去幾個月中,他一直在引導媒體,營造積極輿論。

去年,人人都覺得Uber公司需要一個類似桑德伯格的人。現在,有人則感到好奇Facebook是否需要一個類似科斯羅薩西的人。這倒不是說科斯羅薩西就是完美的CEO,事實上,在明年,隨著Uber公司上市,他也會面臨嚴峻的考驗。但是,他似乎很適應Uber公司現在的挑戰以及將來的更大挑戰。至于其他事情,只有時間會給我們答案。

現在的CEO之所以是CEO,是因為他們是偉大的領導者。他們知道如何適應環境。但是,現在的事情開始變得更加困難,因為外部環境正在發生巨變。記住,這些CEO能有今天的成績是因為他們能夠忽視他們的批評者。如果你總是傾聽那些批評你做錯了的人的意見,那么你就無法打造出一家價值幾千億美元的公司。當全世界對你的公司感到憤怒和害怕的時候,傾聽批評者的聲音這個方法是不起作用的。上周,扎克伯格對CNN稱,Facebook“與報道這些的人具有不同的世界觀”。顯然,他是對的。但是,說記者永遠無法跟你達成一致意見就錯了。成功的領導者不管怎樣總是會找出共同的東西。(騰訊科技編譯/樂學)

轉自騰訊科技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