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團:人生不要自我設限 幫助對手就是哄抬自己

來源:搜狐科技 2018-11-25 03:01:39

“點個外賣吧。”

“餓了嗎還是美團?”

“隨便,看哪個便宜。”

gif:來源網絡

1

美團專注團購,餓了么專注外賣,原本沒有交集的他們在2013年相遇,這主要因為美團橫向擴張,入侵了餓了么的領地。

而自從美團外賣建立開始,美團和餓了么就長期處在“有你沒我,有我沒你”狀態。

2014和2015年是美團外賣的圈地期。美團不僅僅在一二線城市,連三四線城市也一起做。當餓了么反應過來的時候,美團已經做大了。

餓了么開始了補貼。

圖:來源網絡(餓了么)

圖:來源網絡(美團)

那些年吃瓜用戶名也享受著因美團和餓了么搶占市場份額而燒錢帶來的“免費午餐”。即使在現在,當打開美團和餓了么的商家頁面時,用戶依然能享受著滿減的優惠。

那個夏天,滿大街都是穿著黃色、藍色、紅色外套的外賣小哥……

圖:來源網絡

你來我往一段時間之后,到底還是美團扛住了壓力。

這時,阿里巴巴看到了餓了么的頹勢,2016年,餓了么與阿里和螞蟻金服達成合作,獲得12.5億美元戰略投資;2017年,阿里又領投餓了么4億美元。雖然這筆注資支持了餓了么,但阿里巴巴也因此在餓了么持股高達32.94%。

32.94%的持股已經超過了餓了么管理團隊。2018年4月,阿里巴巴與餓了么聯合宣布聯合螞蟻金服以95億美元對餓了么完成全資收購。

外界在惋惜又一個企業被BAT收編的同時,也擔憂美團外賣危機來臨。不過,這樁買賣的達成似乎是美團當初最好的選擇。

圖:來源網絡

2

餓了么最終以95億美元的身價牽手阿里巴巴,姿態并不難看。而促成這筆好買賣的背后,還有美團的“小心機”。

美團網聯合創始人、高級副總裁王慧文近日在接受36氪專訪時透露了阿里巴巴集團收購餓了么的一些細節。據王慧文描述,當初餓了么想賣的時候確實找過美團,“阿里當時給他們開70億美金,餓了么來找我們,我們開價90億美金,餓了么拿著我們的報價又去找阿里,最后阿里給他們的成交價95億美金”。

圖:來源網絡(王慧文)

但90億美元的報價并不能體現美團想拿下餓了么的決心,相反,只是一個策略。“其實不會成交的,阿里有否決權,怎么可能讓我們把餓了么買下來呢。我們只是覺得最初報價70億美金實在是太欺負餓了么團隊了,我們看不過去。”王慧文說道。

在美團看來,餓了么還是值90億美金的。但在阿里給了新的報價后,美團并沒有繼續加價,王慧文說:“怕真的成交了”。

至此,阿里與美團在外賣領域的競爭正式拉開序幕。對于這場大戰爆發的時間,王慧文則向36氪表示:“我們跟阿里沖突的時間表,根本不是美團決定的,是阿里決定的。阿里買餓了么那一刻,就已經和美團正式沖突了。”

圖:來源網絡

另外,美團也很坦然地接受了餓了么想要打倒美團的挑戰。王慧文說:“美團可以接受他們的存在,我們心態非常好。這樣大的市場,這么剛需的需求,只有一家也不健康,我們還是要尊重自然規律。”

餓了么公關負責人郭力在朋友圈表示,“今天看了美團的心聲:真害怕阿里收購餓了么。其實一起競爭,是最好的啊。別怕,一起來!”

圖:來源網絡

很多公司上市之前也覺得自己公司很值錢,因為沒有面對最終結果。所以為什么大家上市的時候都暴跌,就是你覺得自己在資本市場該很值錢的東西,其實資本市場根本不買帳,只不過是你自己的妄念而已。”

這也可能是美團自今年9月20日上市以后,帶給王慧文最深的體會。對“哄抬”餓了么身價的舉動,也是對競爭對手的認可。

3

在很多美團人看來,王興和王慧文這兩位美團創始人都在有意識地訓練自己的某些能力,例如對事物的專注和好奇。

圖:來源網絡

美團創始人王興是一位典型的互聯網連續創業者,做過輸入法、短網址、社交、地圖等業務,全部以失敗告終。但王興在創業初期就展現出極強的跟隨風格。王興過去的辦公桌上,經常擺放好幾塊屏幕,只要看見國外創新產品或者網站,馬上開始模仿。

就這樣,飯否、校內網相繼誕生。當然,在“九敗一勝”的王興辛苦操持下,飯否和校內網也最終以失敗作為結局。

2010年,王興仿照美國團購網站GroupOn創立了美團,當時許多的團購網站都扎堆在北上廣深一線城市時,美團卻投入更多的資源去搶占小城市的用戶。這就是美團的“農村包圍城市”戰略。因為連續不斷的資本注入,美團開始對商家扶持、對客戶補貼、對培訓方的保證,美團在“千團大戰”中存活下來。

圖:來源網絡

經歷千團大戰廝殺后,美團憑借團購業務在2012年首次盈利,美團點評聯合創始人王慧文帶領團隊成立新產品部門,在半年內嘗試了CRM、商家WIFI、ERP、智能收銀POS機等業務。

到2013年,王慧文發現外賣是投入產出比相對較高的方式,由此有了建立外賣平臺的想法。最開始,美團打算通過投資餓了么介入外賣市場,王慧文還特意去上海會見餓了么創始人張旭豪討論收購事宜,但被張旭豪拒絕。

圖:來源網絡(張旭豪)

后來,張旭豪回顧這件事時表示,“直到今天,外賣行業的空間仍然非常巨大,根本還沒有發展到融合的階段。之所以要靠合并實現壟斷,一定是因為行業發展遇到了瓶頸,但外賣行業的滲透率還很低,還有很大的空間。”

被拒絕的王慧文并沒有停下前進的腳步。當年11月,美團旗下的網上訂餐平臺美團外賣迅速上線,才有了后來的外賣價格補貼戰。

圖:來源網絡

可以說王興和王慧文沒有錯過任何一個可能賺錢的風口,萬一中了呢?但他們清楚且理智的明白有些風口只需要去試一試而已。

成立八年半的時間,美團相繼進入團購、外賣、酒店、旅游、民宿、電影、到店綜合、生鮮等領域,以及無數個你未必知道的業務。

“我們就試一試,做不好就砍掉。”

王慧文的看法是,好奇心是一種與生俱來的特質,“你不要去扼殺它就好了”。

每一年,王慧文研究一下、考慮要不要嘗試一下的新業務,可能就有幾十個。不過,“我們就試一試,你別想太多”,而非外界猜測的一開始就有一本正經的大計劃。

而提出“試一下”的決策周期長只用了一個晚上。

“很多業務我們做決策都特別快,充電寶試一試就關了,松鼠便利也是試一試就關了。還有很多“試一試”,關了你們都不知道,因為做得很小也很低調,沒啥關注度。不靠譜的就趕緊砍,充電寶我們試了三個月就砍掉了。”試不下去的臨界點就是在算賬算了半天,發現市場太小就沒必要經營下去。

圖:來源網絡

眾多的“試一試”,讓美團逐漸成為一家無法被準確框定的公司。上市之前,對于它,人們討論最多的是邊界;而上市之后,這家公司又在通過各種方式補全自己商業帝國的生態。

“人生不要自我設限。我發現大部分人都沒有看懂王興的邊界論。很多人看完了都覺得王興要做一個無邊界公司,他這句話的真實意思是,你不要自我設限,因為很多人都自我設限太嚴重了,導致最后沒有達成原本能達成的成就。”王慧文說。

圖:來源網絡

就像美團也同樣愿意“試一試”,替餓了么探探阿里巴巴的態度。當然,他們得到了想要的答案——外賣市場是一塊值得堅持的大餅。

編輯:錢馨瑤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