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馬云的過去就知道馬云現在的成功不是偶然都是必然的

來源:music小癡佬 2018-11-30 11:19:29

1980年,澳大利亞人莫利來華旅游,在西湖邊遇到找外國人搭訕學習英文的馬云,雙方成為筆友。五年后,他邀請馬云去澳大利亞旅行。

那是21歲的馬云第一次出國,那段經歷改變了馬云的人生,也更像是中國社會打開大門看世界的縮影。現在的阿里巴巴(以下簡稱“阿里”)已經成為全球市值前十的科技公司,馬云草根逆襲的經歷也成為典型的“中國夢”代表。

1999年馬云在湖畔花園內創辦阿里,當年的辦公室墻上寫著“發展才是硬道理”,這句充滿改革開放氣息的標語和現場幾十張老照片一起記錄著阿里的發展歷程。

改革開放為中國帶來4000多萬家中小企業,以及海量的個體創業者,還有超過3億中等收入居民,從供給和消費兩端,為互聯網公司發展創造經濟土壤。

在今年的博鰲論壇上,馬云感慨:“過去40年中國打開了市場,無論是國內還是國際市場的開放。沒有改革開放政策的話,就沒有今天的我們。”

改革開放將社會各階層凝聚成利益共同體,社會為企業提供良好的發展環境,企業以社會價值回饋之。電子商務是個舶來詞匯,改革開放后被引入國內,而馬云引領了國內電商行業的發展。

淘寶和天貓改變了中國上億消費者的生活,他們的購物需求不再受時間、地點和天氣因素制約。對于很多一線城市用戶來說,現在不但能坐在家中購物,還可以用手機繳納水、電和燃氣等生活費用,能夠在網絡上享受幾百到上千項政務服務。

這一切在1978年改革開放之初完全無法想象,被改變的不只有買家,也還有賣家。

2014年阿里赴美上市,以超過250億美元融資額成為全球有史以來最大規模IPO。但馬云在現場并沒有敲鐘,而是把機會讓給了阿里巴巴8位客戶,他們大多是淘寶上的普通賣家。

淘寶、天貓和1688等電商平臺,讓無數賣家享受到互聯網經濟高速發展的紅利。現在越來越多的中小創業者,可能沒有足夠的資金在線下開設店鋪,甚至連國門都沒有出過,卻敢把生意做到全世界,這也間接為社會創造了大量就業機會。

2017年年報顯示,阿里巴巴納稅366億元,帶動產業鏈上下游直接間接創造3300萬就業崗位。2017年全國2118個淘寶村的活躍網店直接創造就業機會超130萬個。

阿里2014年赴美上市前,曾希望在香港上市,但被港交所拒之門外,原因是阿里采用的合伙人制度。

阿里的“合伙人”方案,和中國大陸、香港或開曼群島的合伙企業法中的合伙制不同,它是提名董事人選的特殊條款:由一批被稱作“合伙人”的人提名董事會中的大多數董事人選,而不是按照持有股份比例分配董事提名權。

阿里的合伙人不需要對企業債務承擔連帶責任,但需要滿足高度認同公司文化、加入公司至少五年等條件。目前阿里擁有36名合伙人,絕大部分為現任高管。港交所擔心,對于上市公司來說,這種“同股不同權”的安排可能會傷害中小股東權利,違背自身“股權平等”的原則,最終拒絕了這個潛在的全球規模最大的IPO交易。

然而五年過去,2017年12月港交所發布公告稱放開“同股同權”的上市限制,外界普遍認為這是港交所對痛失阿里的反思,也是為迎接螞蟻金服IPO做政策鋪墊。

“同股不同權”讓企業家能用較少的股權掌控公司,它強調了企業家在市場中的地位和作用,在被華爾街和香港接受之后,未來也有可能成為更多證券市場的共識。

因為擅長演講且鼓動性很強,很多人并不喜歡馬云,因為吹過的牛都能實現,很多人又很佩服馬云。但有一個共識是,改革開放之后成長起來的企業家,身上普遍具備勇于開拓、迎難而上的突破精神,馬云也不例外。

阿里成立初期,只能算信息交換平臺,因為沒有自己的支付系統,買賣雙方無法在平臺上達成交易。馬云向銀行尋求合作但均遭到拒絕,無奈之下他打算自建支付系統。因為沒有支付牌照,上線第三方支付系統在當時有極大違法風險,但不做的話電子商務就搞不下去。

最終,2004年馬云在參加達沃斯論壇時下定決心,他給國內團隊打電話說,一個月之內推出支付寶,“如果有人要坐牢就讓我去,如果我坐牢你繼續做我的工作,你如果坐牢我們公司第三把交椅繼續做這個工作”。

這才有后來支付寶的誕生。馬云在2008年還曾經放出豪言稱,“如果銀行不改變,我們就改變銀行”,起初這被各大銀行看成笑話,但2013年余額寶推出后,以支付寶為核心的阿里金融業務給銀行帶去越來越多的壓力。

如今移動支付被網友稱為中國“新四大發明”,支付寶在全球范圍內擁有超過9億用戶,螞蟻金服被投行稱估值超過1500億美元。

1994年底,香港回歸倒計時牌在天安門廣場矗立,開放的中國迎來新時代。那一年馬云從杭州電子工程學院辭職,走上創業道路。2018年改革開放迎來40周年,馬云和阿里已經成為這個共同體中重要的組成部分,并用自己的商業實踐,將越來越多的人凝聚在一起,讓這個共同體越來越壯大。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