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擊」今天,郁亮談了拿地、回款、深鐵……房地產還有發展空間,但是大魚大肉沒有了!

來源:e公司 2018-11-30 21:39:35

今年,萬科上海區域的媒體交流會的地點選在了撫仙湖。撫仙湖位于云南玉溪,水域面積雖不如滇池,但非常深,儲水量是滇池的數倍,水質也遠高于云南其他淡水湖。萬科董事局主席郁亮在發言中就首先稱贊了撫仙湖,“撫仙湖是特別值得一來的地方,這里(優質的)空氣和陽光免費,請大家盡情享用”。

郁亮愈發瘦了,他自己調侃這反應出行業油水不多,以前大魚大肉吃慣了,現在要習慣吃干糧。今天早上,郁亮沿著撫仙湖跑了15KM。當時氣溫不高于10度,撫仙湖凜冽的風沒有影響發揮,他完成的很輕松。相同的時間,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只跑了10KM。只要有時間,郁亮每天堅持長跑,這是他長期形成的習慣。

在撫仙湖,萬科有一個體量較大的文旅項目,含別墅、普通住宅、公寓等。交流會前,萬科安排上海區域10余個城市和廣深部分媒體的記者深度參觀了這一項目,撫仙湖的優美風光令人印象深刻。交流會上,郁亮半開玩笑的說,日子確實不好過了,萬科在各種場合賣房子。

郁亮保持了以往的幽默風趣,對敏感話題適度回應,尺度拿捏比較到位。

郁亮感謝媒體2018年對萬科的支持,也感謝媒體的批評。他說,這有助于萬科更好的改進工作。

記者們拋給郁亮的第一個問題,關于萬科業務如何聚焦和收斂,這和公司近期的動作是否有沖突?

郁亮讓萬科高級副總裁、上海區域首席執行官張海回答這個問題,表示自己只提要求,具體怎么做自己并不知道。但隨后,郁亮舉了個例子,每個人面對半瓶水的時候反應不一樣,“還有半瓶水”和“只有半瓶水了”,這里面的心態是不一樣的。

郁亮想強調的是憂患意識,萬科如履薄冰,把每一天當最后一天來過,公司每年的秋季例會都是做業務檢討,今年的主題是收斂、聚焦。郁亮說,房地產行業沒有大的問題,還有發展空間,但賺錢的方式不一樣了,現在要重新吃干糧,大魚大肉沒有了。

此前,萬科兩次重要的內部會議內容被泄露,收斂、聚焦、活下去,這三個關鍵詞沖擊著人們的神經。郁亮透露,因為造成了惡劣的影響,萬科開除了三個人。郁亮還說,沒想到一張照片讓大家這么激動。萬科其他工作人員則表示,活下去后面還有活得久、活得好,照片沒有顯示全部。

張海回答表示,收斂不是收縮,萬科的業務還是要聚焦。郁亮又補充,做到什么樣才是收斂和聚焦?服務于普通人,這是公司的方向。

接下來有記者提問,如果明天是萬科的最后一天,郁亮會怎么過?郁亮回答的很干脆,穿越黑暗,走向黎明。

在之前的內部會議上,郁亮表示,6300億的回款目標是所有業務的起點、基礎和保障,如果6300億回款目標沒有達成,我們所有的業務都可以停,因為這說明我們沒有任何資格和能力做下去。

今天交流會,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向郁亮提出第一個問題就是,當前萬科的年度回款目標進展如何?

這一次,郁亮放松了不少,讓記者們的數學不要太好,到了萬科這個體量,6000億和6300億的差別就相當于零花錢,沒什么差別。但郁亮還是非常重視這一目標,說自己每天掰著手指頭算今年還剩多少天,以此督促業務部門。現在還有32天,以萬科的能力,年度6300億元的回款目標基本可以完成。現在強調對現金流的重視,這貫徹的很好,萬科的銷售回款率一定是行業最好的。

證券時報·e公司記者第二個問題和萬科第一大股東深圳地鐵有關。郁亮再度重申,深圳地鐵成為基石投資者之后,給予了公司大力支持,就是積極、不干預,萬科企業文化沒有受到任何影響。

對于近期的拿地情況,郁亮也做出了回應。他希望大家算一算地價占房價比例是多少,維持正常企業發展需要多少,這樣就知道萬科拿地的原因。郁亮的意思是,萬科拿地是企業發展正常的行為,外界給予了過多解讀。

萬科的萬村計劃引發了較大關注,郁亮說,做這個業務還沒有賺錢的,但受到的指責已經和房企賣房子一樣多,萬科在小心摸索可持續發展的方式。對于萬村計劃是否暫停的提問,郁亮回答不清楚,建議記者問一下萬科南方區域。

交流會尾聲,郁亮再次強調了萬科的憂患意識。他說,自己認真讀了此前《人民日報》刊登的權威人士關于經濟L型走勢的文章,萬科做了充分的準備,會按自己的方式做下去。

附郁亮現場發言及問答實錄,有刪減。

郁亮:首先非常感謝各位來參加撫仙湖的媒體活動見面會,也感謝過去一年以來大家對萬科的批評和建議,我們團隊非常關注來自各界的反應,通過接納批評來改進我們的工作。 下面,大家有什么問題都可以交流一下。

記者:您之前說萬科要收斂和聚焦,現在有哪些業務在收斂?哪些業務在聚焦?

郁亮: 萬科一直如履薄冰,憂患意識非常強烈,在好的時候,我們得意忘形過嗎?沒有,我們一直都是兢兢業業,把每一天當作最后一天來看。

有的時候我覺得我們看到了不同的立場和形態,每年我們秋季聚會就是做戰略檢討,每年都是如此。我們希望隊伍不要太差,希望通過業務來做梳理,這樣使得大家能夠往一個方向走。

我們行業有問題嗎?我們的行業沒什么大問題,城市化在繼續,但是這個行業要做的東西要求不一樣了。比如說我們有個基本結論,住房全面短缺時代已經結束了,但不代表住房問題解決了,只是我們賺錢方式不一樣了。

以前賣房子的人很爽,1平方米都以萬元為單位計算。現在做很多生意不是這樣的,一毛錢幾分錢都在算。 對于一個經常吃大魚大肉的人來說,突然讓他改吃干糧,其實蠻難受的,你的消化系統要適應它。 所以說,本來就是內部的一個事情,不小心被人放到網上,因為你們媒體報道(放大了),如果沒有報道,這三個員工可能不會被開除。當時我們也很無奈,(因為有)這樣惡劣的影響,咱們還是把人開掉算了。不過我覺得很奇怪,一個照片為何讓大家如此激動。

記者:您剛剛說萬科是一個把每一天都當作是最后一天的公司。如果明天是萬科的最后一天,您希望怎么過?

郁亮:能夠跑向黑暗,結果走到死亡。當然說不定迎接黎明到來,也可能等不到那一刻,是吧。我希望能夠穿越這個黑暗,能夠迎接黎明。

記者:6300億元回款目標幾進展如何?深圳地鐵進來這么長時間,對萬科形成了什么樣的支持?對萬科企業文化有沒有影響?

郁亮:大家數學不要太好了,6000億元和6300億元,差別不是特別大。所以,有時候我覺得不太在意(這一點),但是我們所強調對現金的重視,都得到了貫徹。每個老總需要報告,今天為回款做了什么工作?以萬科的能力,這個目標能基本實現。 第二個問題,深圳地鐵對萬科的支持非常大,積極、不干預,同時一直在大的問題上支持(公司),從來沒有干預萬科,萬科的企業文化沒有變過。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