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1年,蘇聯軍隊和坦克數量超過了世界其余地方的總和

來源:魅力歷史故事 2018-12-02 16:55:21

1941年,蘇聯軍隊和坦克數量超過了世界其余地方的總和,飛機數量和世界其他地方相當。希特勒對此當然也非常清楚;哈爾德論及蘇聯人擁有10000輛坦克,這一說法讓希特勒“足足駁斥了一刻鐘以上,其中他憑記憶援引了蘇聯過去20年來每年的生產總值”。希特勒心中有關雅利安種族根深蒂固的觀念,就是作為人類而言,德意志人優越于斯拉夫人,數量上的劣勢根本無關緊要。這也可以解釋1941年4月日本外相松崗洋右到訪柏林時,希特勒拋棄了可以迫使蘇聯自身陷于兩線作戰的一個絕佳機會。

希特勒沒有向日本透露作戰計劃,也沒有在東線為日本提供任何領地以換取日本和他一起進攻蘇聯,他反而對他的計劃只字不提,也沒有嘗試讓日本加入他生命中最為重大的一次冒險。然而1942—1943年,假如在列寧格勒、莫斯科和斯大林格勒牽制住蘇軍數十個師防備日本從東面進攻,對德國來說將會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假如日本攻取了西伯利亞一當時在戰略上并非絕無可能,蘇聯將無法利用那里巨大的燃料儲備。日本畢竟是軸心國成員,八個月之后希特勒愿意為之而和美國開戰。

“希特勒沒有聯合日本共同攻擊蘇聯,”羅斯福傳記作家康拉德·布萊克寫道,“必然要算作他所犯下的最重大錯誤之一。”另一個重大失誤是入侵發動時間過遲,6月22日,此時白晝開始變短這場戰役中時間是關鍵因素,時間跨越蘇聯泥濘的秋季和冰雪覆蓋的冬季,軍隊此時將會寸步難行。原計劃進攻將于5月15日準備就緒,不過這一天沒有被定為進攻日,因為早于此日的任何一天都將碰上極端多雨的春季天氣問題。原來入侵希臘的計劃一直就和入侵蘇聯一并考慮,而且也并未由此而推遲“巴巴羅薩行動的開展。

把已經迅速開往巴爾干惡劣道路上的坦克重新分配必將花費時間,所以在某種意義上說,打敗希臘速度過慢導致了“巴巴羅薩”行動的推遲。雖然希特勒將進攻發起日起從5月15日推遲至6月22日是其行動失敗的一個原因:人們說他本可以在冬季到來前打贏這場戰爭,但其傳記作家伊恩·克肖正確地把這一說法描述為“極端過度簡化”。過早進攻雨天太多重型坦克和卡車將穿行車轍交錯的簡易公路。1941年的天氣對希特勒毫不友善。人們常常假想希特勒不應在4月和5月卷入巴爾干、希臘和克里特島之戰,因為這些戰役推遲了對蘇聯的入侵。

事實上他是因為根本不可能于6月之前入侵蘇聯才卷入西南歐和地中海之戰的。至少不應該僅僅指責希特勒一人,說他有“和布爾什維克分子清算”的圖謀。他于6月14日在總理府舉行了發動入侵之前的最后一次軍事會議,會上將領們依次前來幫他打消顧慮,他們當中沒有一個人抱怨說這次行動將開啟具有潛在災難性的兩線作戰,他們無一例外地都曾在近四分之一個世紀以前,沿著同樣的路線發起并輸掉過類似的戰爭。也許他們當時認為到此時才讓元首改變主意為時已晚;也許出于職業原因,他們不想顯得過于無動于衷;

也許出于為整體士氣著想,他們不想指出其中的重大陷阱;但事實是沒有人提出過懷疑或批評。國防軍領導人哈爾德和布勞希奇都未就此表態。“在我曾與之交談過的所有國防軍最高統帥部和陸軍總參謀部的人員中,”海因茨·古德里安回憶道,“都表現出毫不動搖的樂觀情緒,完全聽不進批評和反對的意見。”然而,古德里安本人,尤其在6月14日接到作戰命令之后,卻聲稱東西兩線作戰具有潛在的災難性,而且“阿道夫·希特勒的德國和1914年的德國相比,更不具備發動這樣一場戰爭的能力”。京特·布盧門特里特將軍在寫于1965年的一封迄今尚未發表的信中說,“從軍事上,及從政治上來說,希特勒1941年入侵俄羅斯,而西線仍不得安寧,

從那時起戰爭就已經輸掉了。然而,當時他并未說出這樣的話,即使他曾這樣想過。“我曾勸阻希特勒不要開展兩線作戰,”空軍裝備部長厄哈特·米爾希在紐倫堡聲稱,“我認為戈林也曾這樣想過,但是我沒有成功。”事實上,戈林相信,正如他1946年對其心理醫生所說:“元首是一位天才,攻打法國和波蘭的計劃都是由他本人提出的。進攻蘇俄的計劃也是天才的計劃。但是計劃實施得太糟糕了。俄國戰役本可以于1941年成功結束。”當戈林被告知倫德施泰特說入侵蘇聯計劃“愚不可及”時,他皺著眉,說道:“陸軍將領們突然一下子都比希特勒精明起來了。但當他在位之時,將領們對他惟命是從,并樂于接受他的建議。”這真的是有力的批評。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