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華學霸”周浩暉的懸疑之路

來源:錢江晚報 2018-12-02 22:49:13

浙江24小時-錢江晚報記者 裘晟佳 通訊員 郭楠/文 特約攝影 敖彬偉

“有沒有考慮在美食小說里加一點更黑暗的東西,不要讓結局那么得開心?”

12月1日下午,在錢江晚報主辦的“錢報讀書會·IP風云錄”活動現場,一個二十多歲小伙子的提問,令現場讀者們忍俊不禁。

而要回答這個提問的,正是這場讀書會的主角——從揚州來的著名懸疑作家、有著“推理男神”之稱的周浩暉

理工科出身,從清華學霸到大學老師,再到全職作家,如今又轉型進入影視圈,當起了編劇、導演,出道十五年,一直在改變與創造的周浩暉,帶給大家太多的驚喜與好奇。

然而,就連周浩暉自己也未想到,讀書會開著開著,就成了一場360度無死角“刨根問底大會”。

不過,又有什么問題,能夠難倒一手打造出高智商人物“刑警羅飛”的周浩暉呢?這不,周大大“知無不言,言無不盡”地回答了讀者拋出的所有“難題”。

而在這面對面、近距離的溝通與交流之后,大家也看到了一個與小說里感覺大不相同的周浩暉。

【從清華學霸到全職作家,他一直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

如果說每個作家都有自己繞不開的“專屬標簽”,那么提到周浩暉,很多人最想聯想到的,多半是他“清華學霸”的身份。

這個身份有多深入人心?舉個例子,現場就有家長帶著上小學的孩子,希望孩子能夠跟周浩暉學習如何“講好故事”。

而讓更多人欽佩不已的,其實是周浩暉在成為清華學霸之后,做的一系列改變自己人生道路的轉變。

清華碩士畢業后,周浩暉放棄了在公司安穩的高薪工作,改行當大學老師為寫作騰出更多時間,再到后來,他索性辭掉工作回到家鄉揚州,成為了全職作家。

“寫作是件很孤獨的事,是什么原因促使你放棄安穩的工作成為作家?對于即將步入社會的年輕人,你有什么意見或建議?”一位女讀者問出了大家都想知道的問題。

“以我的經歷來說,現在的教育最讓人擔憂的,是不教學生今后要干什么或者適合什么。”周浩暉回憶,自己以前讀書,就是一直在考試。

“這個我不謙虛,我一直就是學霸。高中三年都是班上第一名,只有一次因為其他原因考了第二名。但到了要填志愿時我就傻了,我從來沒想過我想干什么。”

當時,成績優異但對未來發展方向沒有想法的周浩暉,聽從了老師的建議,選擇了環境工程專業,因為老師說這是未來的“朝陽產業”。

直到上大學時開始嘗試寫作,周浩暉才真正明白自己喜歡的是有創造性的工作,而非環境工程這樣純研究性的學科。

大家完全想象不到的是,“學霸”也有了他的苦惱——做化學實驗。

當然,苦惱的原因不是因為不會,“化學實驗的結果是絕對絕對確定的,絕對不會有第二個結果出來。”

讀研時,發生了一件讓周浩暉至今難忘的事。當時他在水庫做實驗,實驗的目的是研究一個工藝,讓水庫的水源在進自來水廠之前,能達到進廠的標準。

周浩暉每天都要測水質指標的變化,到了冬天,實驗需要用到的苯磺酸呈固體狀態,需要在室溫下融化,得花上兩個多小時。

“我就把整瓶酸往熱水里一放,剛放進去就聽到玻璃在裂的聲音。當時我做了一個非常正確的決定,我掉頭就跑(全場爆笑)。在屋外我看到那瓶酸像放煙火一樣,噴了兩米多高,當時我就在想,這輩子我是做不了化學實驗了(笑)!”

這樣“刻骨銘心”的經歷,讓周浩暉意識到每個人擅長的、感興趣的,及其思維方式都是不一樣,盡早知道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是非常重要的。

于是,從大學開始,周浩暉下定決心,堅持做自己喜歡的事。

當然,現在往回看,周浩暉也把自己一帆風順的人生經歷,歸結為“我點子比較正”。

“我不會像別人要舍棄一切去做一件事,我的轉變都是一點點慢慢來的,家人也從最開始的不支持,但最后慢慢接受。”

【要挑戰科幻懸疑小說,還要打造“探案鐵三角”】

現場來了不少周浩暉的“鐵桿粉絲”,有的把他所有作品都帶了過來,一大摞書一個男生抱起來都吃力。

而看著這些如數家珍的作品,大家最關心的,無疑是周浩暉的小說新作幾時能和讀者見面。

關于自己的新作,讀書會現場,周浩暉也做了獨家“劇透”。

大家都知道周浩暉的懸疑小說類型豐富,而這一次,他將挑戰全新的科幻懸疑類型,創作長篇科幻懸疑系列小說。

周浩暉介紹,這一次他的創作靈感,源自科幻小說大神、著名科幻作家王晉康的小說《追殺K星人》

“小說講的是外星人要進攻地球,戰爭開始前已經制作了地球人的克隆人,作為‘間諜’在地球上……我覺得非常有意思的是這個故事的懸疑感,究竟誰才是真正的間諜?還有就是關于社會經濟文化體系、人與人關系的轉變等等,有著非常大的創作空間,所以在與王老師商量之后,我決定根據‘間諜’的設定,來創作全新的故事。”

此外,眾所周知,從三年前開始,周浩暉將自己的工作重心,從小說創作轉到了影視創作上。而這樣的改變,同樣事出有因。

“一是因為寫小說是件很孤獨很封閉的事,而影視是個相對熱鬧的環境,我覺得我封閉太久了,有必要走出來看看。二是因為我非常喜歡影視創作,看影視劇。我想挑戰下,嘗試去做一些影視劇的改編、拍攝。”

此外,周浩暉坦言自己寫作的技法“不是特別好”,“我的內容大家喜歡看,更多是看它的情節和故事,文字并沒有太大的吸引力。而影視有更多直觀的表達,比如顏色、聲音、場景,不需要用文字表達,更加適合我。”

目前,由周浩暉自編自導的網絡大電影《天方異談》在芒果TV上線,口碑喜人。

而更多熟悉周浩暉的讀者、粉絲知道,周浩暉、雷米、秦明這三位“推理男神”還一起“憋了一個大招”,那就是以《暗黑者》的羅飛、《心理罪》的方木以及《法醫秦明》中的秦明為主人公的《獵兇者聯盟》(暫定名)。

據周浩暉透露,該影視項目目前正在進行電影、網劇的同步開發。電影劇本由雷米負責,已完成第一稿創作并在修改之中,網劇的劇本由他負責,目前已完成人物小傳和故事大綱。

▲周浩暉微博截圖

那么,《獵兇者聯盟》講的是什么故事呢?讀者們不放過現場追問的機會。

“設置上,羅飛是最年長的,秦明是最年輕的,帶一點喜劇風格。羅飛和方木是有對抗的,他們屬于思維方式不一樣的兩種人,羅飛是刑警隊長,講邏輯講證據。方木是心理學專家,講心理講直覺。他倆會有思維方式上的對抗,秦明是他們之間的潤滑劑,有點像三個男人間的三角關系(全場大笑)。”

▲左起:雷米、秦明、周浩暉

雖然大家都很看好這個“前無古人后無來者”的“探案聯盟”,但近期影視行業新聞不斷,更有人預言“未來三年將是影視業的寒冬”,所以大家也很關心身處影視圈的周浩暉有何看法。

(目前的環境)確實對我們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第一是投資人撤了,整個行業沒錢了;第二是很多項目不敢開拍,一方面是所有的明星大家都不敢用,另一方面是相關政策、規則還不是很明朗,大家都在觀望。”

他補充分析道:“但從長遠來講應該是好事,真正做內容、真正面對觀眾的影視人會得益。因為沒有人去哄抬價格了,整個行業的制作成本就降低了。但這個行業寒冬的陣痛,是大家都要承受的。這就像青島大蝦宰客的事,事件曝光時所有飯店都會受影響,但過后真正好的飯店能夠生存下來。”

而周浩暉IP的開發方面,接下來最快與大家見面的,是《暗黑者》的電影版,預計于明年年初上映。

該名為《死亡通知單暗黑者:首部曲“雙雄會”》的電影,由邱禮濤執導,古天樂、張智霖、吳鎮宇、胡杏兒、周柏豪等主演,“古天樂演袁志邦,張智霖演羅飛。”古天樂之前在接受媒體采訪時也表示在戲中有超高難度的爆破戲,并“劇透”:“我在這部電影會演四個不同特質的角色,都是很有復仇心理的人,演反派做賊對付吳鎮宇和張智霖。”

【Q&A】

Q:讀者

A:周浩暉

Q:“刑警羅飛”系列還會繼續創作嗎?

A:首先它得有個好的故事,如果我覺得這個故事適合羅飛系列,我就會繼續去寫。

Q:網劇《暗黑者》中郭京飛版的羅飛,是你心目中羅飛的形象嗎?

A:那肯定不是(笑)。其實我心中沒有具體到誰,但羅飛應該年紀更大,更成為嚴肅、沉穩一點。

Q:你理科很好,一般理科好的都理解為邏輯能力好,這對你寫作是不是有很大的幫助?

A:這個不是幫助了,是根本的思維模式的問題。你如果沒有這個思維模式,就寫不了懸疑小說,你是這種思維模式,也寫不了風花雪月的小說。所以我的小說盡量去回避情感的問題,因為情感是沒有邏輯的(全場爆笑)。像我們去寫情感,就是大直男去寫的,寫的完全不是那么回事(笑),兩邊是完全不兼容的。

Q:你覺得自己的作品屬于懸疑,還是推理類?

A:我覺得推理和懸疑不是并列的門類。懸疑只是一種氛圍,愛情、美食小說都可以帶有懸疑的成分,而推理是一種技巧。如何區分懸疑和推理?比如我有張撲克牌,大家看不到牌面,做懸疑,我只要吊起大家的好奇心,想知道到底是什么牌。而做推理,我不能翻開給你看,在這之前根據我提供的線索,你已經能猜到這張牌是什么。所以這兩者不沖突,我寫的故事里,最符合傳統推理的是《懲罰》。

Q:你早期短篇作品,非常擅長講故事,埋了很多伏筆,但結局有些過于簡單,這是為什么?

A:早期的《兇畫》、《鬼望坡》和《攝魂谷》,我受橫溝正史的影響比較大,走的都都是陰森妖氣的風格。從《死亡通知單》中期開始,我有一個風格上的轉變。寫作都是慢慢熟練成長的,現在寫作對于我來說會更加靈活一點,不會受到某類風格的影響比較大。

Q:你的作品有很多以社會新聞為依據,生活中會關注新聞嗎?

A:會關注,作為創作者我們不僅會關注還會深入思考。新聞越離奇就傳播得越快,而從我的理解,這個世界上沒有離奇的事情。你如果覺得這件事離奇,就不要講給別人聽,為什么?因為你沒有看到事件背后的因果關系,其實每個人的每個選擇都是合理的。我是喜歡先找到事件背后的邏輯,再去講給別人聽。另一個就是演繹的本能,很多事發生時已經比較有趣了,而創作者會演繹地更生動。

Q:有沒有考慮在美食小說里加一點更黑暗的東西,不要讓最后的結局那么得開心?

A:也有(這樣的考慮),像《醉蝦》、《味絕天下》,可能比較滿足你這方面的方法。

Q:創作時,會先考慮影視化的可能性嗎?

A:不會,該怎么寫就是怎么寫。

Q:作為學霸,周老師有什么學習技巧?

A:(學習技巧)我不太敢說,現在孩子跟我們那時候學習不太一樣。能稱為技巧的東西有一個,有很多學生喜歡做自己會做的題,看到不會做的就跳過去。但我上高中時,看到會做的題目就不做,只做不會的,不要把有限的時間花在會做的東西上。

Q:你覺得怎樣的寫作方向,是讀者和觀眾都喜歡的?

A:一個完全寫正常人經歷之外的事,靠你的想象呈現出來。還有一種完全寫我們的經歷,寫得特別有共鳴,特別接地氣。這兩個方向都是好的,讀者觀眾都會喜歡。但它們有個共同點,就是人的情感一定要是真實的,合乎人性。

Q:都說劇本是一劇之本,但為什么比起劇本,大家更關心明星?

A:對于投資人來說,明星是可以衡量的,而劇本不是。一個明星拍一部戲什么價,下一部戲就是這個價格。對于不懂內容的投資人來說,只能根據明星和IP的流量來衡量它的價值。一個編劇即使寫過好劇本,但下一個劇本也不一定好,所以大家愿意在明星和IP上花錢,但往往忽略了劇本,結果就會不好。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