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馬強權,特斯拉登陸,本土汽車走到殘酷拐點

來源:華商韜略 2018-12-02 23:17:45

2018年,中國汽車產業劃時代的一年。

文 / 華商韜略 趙建勛

市場熱度驟減,特斯拉殺入中國獨資建廠,寶馬打破合資車企50%股比第一炮,中國汽車業的大變局時代,開始了。

【1】

上月,華晨寶馬慶祝了自己的15周年。

活動很熱鬧,氣氛卻不太融洽。

儀式現場,寶馬集團宣布,將在2022年之前斥資290億元,在原有50%股份的基礎上,增持華晨寶馬25%的股份至75%,并追加投資30億歐元,在2020年之前把華晨寶馬的年產能40萬輛擴大到65萬輛。

寶馬董事長科魯格毫不掩飾他的喜悅:“中國是寶馬業務持續增長的重要動力源,寶馬集團在中國的成功與合資企業華晨寶馬密不可分。”

但華晨高管們,心里卻不是滋味。

25%股權拱手相讓,盡管可以獲得290億的對價,但每年來自華晨寶馬的利潤沒了一半,將來可怎么辦啊。

市場的反應更直接。

雙方股權交易簽字的第二天,2018年10月12日,華晨在港上市公司華晨中國復牌后即股價大跳水,當日跌幅高達26.8%,市值蒸發144億港幣。

若從市場預期兩家股權將大幅變化開始算,華晨汽車的股價則差不多被腰斬。

25%還沒真正失去,就先丟了半個身家。

市場為何對華晨汽車如此悲觀?

答案就在它的財報里:

2018年上半年,華晨中國稅前盈利34.4億港幣,但華晨寶馬為其貢獻了36.8億港幣。

也就是說,扣除從華晨寶馬獲得的凈利潤,華晨中國自己,是虧的。

【2】

轉讓華晨寶馬25%的股份,華晨自然是不愿意的。

但寶馬一直在打這樣的主意。

除了寶馬,其他合資車企的外資,也都是心懷這樣的胎。

只不過,在今年5月之前,中方始終沒有松口。

但,中國進一步加大開放,讓外資們看到了希望,而且緊密行動起來。

4月,博鰲亞洲論壇上,中國領導人宣布,中國將大幅度放寬市場準入,并盡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5月,國家發改委進一步明確并說明,中國將通過2018~2022年的逐步開放,實現全面取消汽車行業外資股比限制。

5月24日,德國總理默克爾就登上了飛往北京的專機。

《南德意志報》羅列了默克爾此行的四項任務,其中之一便涉及中國對境外投資者的合資政策。“在許多領域,外國企業只能和中國伙伴一起從事生產活動,平分利潤——這是一種中國特色……”

幾乎同時,寶馬將在合資公司中增加話語權并持股至少75%的消息傳了出來。

被媒體追問的華晨董事長祁玉民對傳聞矢口否認,“瞎扯!國家政策實施細則沒有出臺,怎么會有具體股比?”

但最終,傳聞成真了。

再次面對記者,祁玉民收起了“瞎扯”,改而強調:

“提前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有利于安排接下來的新車引入計劃以及其他長遠戰略的實施。”

長遠戰略這個詞,中國汽車業已經講了很多年。

包括當初做合資,提出“市場換技術”,也是從長遠看,為了長遠。

祁玉民曾經說:“我夢想有一個產品,它的底盤是保時捷調教的,它的造型、內飾是意大利造的,它的發動機是和寶馬合作的,三大資源一整合,是不是一個好車就出來了?”

但合資,并沒有讓華晨自主起來。

而且,華晨不是個案。

【3】

1978年,國內為籌備重型汽車廠,開始跟美國通用公司商談技術引進。會談中,美方提出能不能直接Joint Venture(合資),翻譯一聽都懵了,反復確認才明白是“合資經營”的意思。

這讓中方談判代表感覺又新鮮又好笑。

跟資本家結合,這怎么成!

但事情匯報上去,總設計師一句“轎車可以合資”,一錘定音開了綠燈。主管民用工業的一機部于是決定:重汽項目、北京吉普和上海轎車項目,都采用合資經營的模式。

上海市長汪道涵于是趕緊聯系了日本豐田,邀請對方來設廠,不料被一口回絕:你們平均GDP就幾百美金,我們來這里無利可圖啊!

日本人當時不知道,自己失去的是歷史上最大的商機之一。

歐美人更有前瞻性,主動向中方伸出了橄欖枝。經過艱難談判,1984年前后,北京吉普、上海大眾、廣州標志成為中國最早的三家合資車企。

也是從那時起,國內明確了“市場換技術”方針,想用龐大的市場實現技術的引進、吸收,建立起獨立自主的設計制造能力。

一句話:給你錢賺,給我技術。

可技術不是那么好換的。

北京吉普是最早的合資公司之一,但直到1990年合資方美國汽車公司(AMC)也沒有按照合同約定開發出切諾基以外的新車型;技術中心1995年才成立,整整比合同規定的晚了10年。

其他家,也都差不了多少。

這還不算糟糕的。

奇瑞汽車剛剛生產出第一款車時,大眾購買了一批運到德國研究。當發現有部分零部件與一汽大眾生產的捷達可通用后,大眾馬上要求一汽大眾所有配套商停止給奇瑞配套,還要求上汽停止奇瑞該車型的生產。

技術不好換,甚至還被打壓。時間一長,一些合資方的國有車企,干脆也就享受合資的躺贏了:直接把人家的產品拿來生產,投資小,風險低,可以靠合作賣車躺著分錢,搞什么自主研發呢!

三大車企上汽、一汽、東風,都是研發投入長期不足。其研發支出僅占營收比基本在1%-2%之間,遠低于豐田、大眾等國際主流車企4%-5%的水平。

一汽曾被譽為中國汽車業的脊梁,但其自主品牌競爭力不足、缺乏核心技術的問題,始終揮之不去。

今年一至八月,一汽乘用車賣出201萬輛,其中一汽大眾(含奧迪品牌)和一汽豐田兩個合資車企分別占132萬輛和48萬輛,自主品牌8月里只賣出21萬輛。

上汽相對要好,但也好不到哪里去。2017年,上汽自主品牌僅占其銷量的11%,而這11%,還是上汽每年四五十億元往上汽乘用車研發中心狠命砸錢的結果。

三十多年的合資合作,國內汽車制造業確實提高了裝備水平、工藝和管理水平,培養了配件企業和產業人才,滿足了市場需求,但真正的高端先進技術并沒有換到。

反倒是吉利、長城等一批不受政策待見,甚至長期被禁止在政策門外的自主品牌,這些年靠著自主研發和海外并購不斷做大做強,銷量都達到百萬輛級,漸漸跟合資國企車廠站到了一個水平線上。

因此常常有人說,振興中國汽車業,還要靠民營企業家。

但現在,民營企業家們也走到了拐點上。

【4】

對中國汽車產業而言,2018年真是格外艱難的一年。

尤其是自主品牌車企,尤其是民營車企。

2015年到2017年,國內汽車銷量平均增速尚有7.1%。可今年6月以來,汽車銷量出現雪崩式下跌。1~10月,狹義乘用車累計銷售1812萬輛,同比下降2.1%,其中10月零售量同比減少13.2%,批發量同比下跌12.7%。

“金九銀十”也都不再奏效,車市全年負增長幾成定局,為28年來最差光景。

中國汽車流通協會副秘書長郎學紅預計,2018年全年銷量同比下滑幅度或達5%,2019年同比下滑或達10%以上!

▲數據來源:乘聯會

而這其中,最難受的就是本土車企了。

吉利長城前段的風波,某方面也反映了車市低迷帶來的影響。

今年的廣州車展上,不少自主品牌更是幾乎淪為車展的“背景板”,展臺前鮮有人問津、門可羅雀。

“未來二至三年,國內汽車廠商要按照零增長來規劃未來了。”上海通用總經理王永清甚至預言。

作為典型的資金密集型企業,“錢”是讓不少車企揪心的事情。

除了多家本土車企的資金報警,包括下游經銷商,也都是寒意刺骨。

今年5月至今,經銷商龍頭龐大集團已經兩次集中出售旗下資產,涉及14家品牌4S店,交易金額總價超20億元。

有中國流通協會專家表示,相當一部分汽車經銷商的資產負債率都達到80%甚至90%,已經逼近資不抵債的地步。有的品牌旗下近百家經銷商已聯合起來準備和廠家展開談判。

▲經銷商壓力山大,即便不提貨,庫存也需要1.88個月才能售完

更讓各家自主品牌憂慮的是,伴隨智能駕駛技術不斷走向成熟,汽車共享的普及,以及消費者對新穎、體驗的需求上升,未來選擇租車而不是買車的人將越來越多。

在市場、資金、行業格局變化等多重壓力下,車企們加快了瘦身或強體的步伐。

9月17日,奇瑞汽車宣布出讓31.4%股權。二十余天后,福田汽車掛牌出售旗下全資子公司寶沃汽車67%的股份。長安汽車也宣布,其子公司重慶長安新能源擬引入不少于3家戰略投資者,投資方的股權比例將不低于51%。汽車經銷商廣匯汽車也剛剛接受了恒大近145億元的入股,后者由此成為其第二大股東。

更重要的希望,則被寄托到新能源汽車上。

幾十年的市場換技術基本落空后,新能源汽車被視為中國汽車與外資一起跑的歷史機會,市場的反響也是相當不錯。今年一到十月,新能源汽車產銷分別完成88萬輛和86萬輛,比上年同期增長57%和62%。

北汽、長安分別提出,到2025年將不再生產傳統燃油車;上汽的新能源汽車工廠預計2020年建成投產,規劃年產能30萬輛;長城與寶馬成立純電動車合資項目——光束汽車,將建設產能16萬輛的整車工廠……蔚來、小鵬、威馬等新崛起的造車新勢力,也都雄心勃勃。

但新能源的戰爭沒那么容易贏。

一旦市場全面開放,強勢的外資品牌在新能源戰場依然有著諸多的領先優勢,光是一個品牌優勢就足夠本土汽車追趕多少年,而新能源汽車補貼政策的退坡,以及資本寒冬的蔓延,也擠壓著本土車企建立核心競爭力,包括提升品牌影響,與之分庭抗禮的時間和空間。

品牌價值,這是在諸多討論汽車業競合格局,尤其是本土新能源汽車與外資品牌競爭優劣的話題中,都被忽視的問題。但在消費者端,它從來都是重要的,尤其是在中高端市場。

比如,一個可怕的對手就已來到身邊:特斯拉超級工廠落戶上海,一旦量產Model-3,憑借其出色的性價比,恐將在新能源汽車市場上掀起血雨腥風。

最最重要的,汽車市場真的是全面開放了。

在國家發改委的說明是,2018年將先由專用車與新能源車開始,2020年取消商用車外資股比限制,2022年取消乘用車外資股比限制以及合資企業不超過兩家的限制。

華晨寶馬新的股權安排出后,華晨的祁玉民曾解釋說;“走第一步的往往被質疑,被批評,2022年再看,是走得早好,還是走得晚好,有個詞叫拭目以待。”

潛臺詞是,不等2022就為全面開放做準備,是好事。

這覺悟很好。

——END——

圖片均來自網絡

識風云人物,讀韜略傳奇。

版權所有,禁止私自轉載!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