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過妖魔化儒家思想,三百年后漢文化是否會消失?

來源:肖鵬法眼有毒針 2018-12-03 01:47:34

好問題!

發問者拳拳之心,更值將尊敬。而這個問題真值得進行無限深入地探討。首先請問主放心,這個問題值得探討,但不必擔心,因為:

“妖魔化儒家思想”者都跡近小丑!

“妖魔化儒家思想”并不普遍存在的,也許是網絡上出現不少有損儒家文化的問題,但并不能傷大雅,因為帶節奏反儒家文化與思想的,其實就那么個別人,正如抹黑岳飛的問題,一搜就是曉風2016,質疑量子的一定是池昭新,揭人隱私的唯有方舟子,而帶節奏的就是“藝術就是謊言”一個貨――提問必是反儒家,文章必是贊西方,但我認真研究了她,典型屬于“低能而賣賤”的物種!有幾大證據的:

其發表反對之論時,用語粗俗、邏輯混亂、見識淺薄,連儒家學說最基本的思想都一竅不通。而其贊西方時,奴顏卑膝、拍馬逢迎、生拉活拽、言語乏味,1.2萬條動態,僅僅7千多粉絲,28個贊,"無能”這個詞就是為她創造的!而其追隨者,居然能鬧出“學孔子當皇帝”的笑話來。憑這樣的一群東東,就想帶動反儒家思想的節奏?感謝平臺對這些人不設禁,暴在陽光下,有了你我的關注,雖然那個賤貨還是天天發問題,但勢必越走越弱。他們其實也不是反儒家思想,從其論述可知,他們真正想的只不過是擺脫“道德”的束縛,或者是為自己“不道德”洗白,或者是生活中被譴責而來自發騷,因此,估計很多追捧者不過是喜歡其“賤勁兒”,未必是真贊同其觀點。何況,這是“野雞滿天飛”的時代,他們這樣洗白,只更證明自己的無知――說明他們連真正儒家當政的大宋一代不禁青樓也不知,夠蠢的。

憑其取名“藝術就是謊言”,滿嘴“假象”“錯覺”,已可知其認知能力、是非觀念、思想水平了。他們聚一堆,最多就象是繁華城市必有的垃圾垃、高樓大廈必配的化糞池,雖然臟臭,但能發揮特有的價值的!所以,這些本就是儒家眼中“不受教化”的雜碎貨,自古就有,不傷大雅的。

儒家思想,必將光耀世界!

洋奴們無限謳歌的“普世價值”“契約精神”都帶著西方思想的天然缺限:本質上是一種分配約定、物際關心,即使是“法制精神”也是典型的權力崇拜――憑規則壓服或禁止,而西方宗教的懺悔,也相比儒家文化倡導的“內省、自律”要低級,更別說儒家的“仁恕、和諧、共存共榮、謙和禮敬”思想展現的人性之光了!

西方提出了“人性”的概念,并沒有闡述其內涵,而且治世時也自相矛盾,如對犯罪者人人性主張與法律的森嚴了。而西方的“自由”更是一個空泛且虛幻的東西,因為人類社會的群體性與自由論本就水火不容,所以西方學說并不觸及“自由”的內涵與外延,只拋了個概念,然后用堅船利炮、飛機坦克進行推廣――讓他人建立“自由的世界”,便于主張者獲取最大的利益――世界“自由大旗”的扛鼎者美國,用行動在伊拉克、阿富汗、敘利亞、烏克蘭作出了最鮮艷的注解!

在物量速減、人口膨脹的世界,儒家思想是人類的未來!

儒學是漢文化的核心

也許,“漢文化”的表述容易引發歧義,但如說是“漢字承載傳承的文化”當恰當了。但為了方便,下面既續使用“漢文化”詞匯。

什么是文化?是以“規則、主張、愿景”或直接表述為“思想”為基,將技術、學術表達到藝術境界的存在,而不是相反!思想是根本!

在普教實踐中,我喜歡提一個問題:文學、藝術、書法、籃球、釀酒都是文化,但當“莫言與楊麗萍、啟功、姚明、季克良坐在一起時,誰是文化人,誰又不是?”

所以,文化是不能看形式的,任何形式,都只是傳播文化的一種方式!

所以,作為漢文化的思想體系“儒家學說”是我們文化的真正標志,在學術意義上,文字都是其次元的存在。

需要作兩個闡述了,不然噴子與淺薄者會問:“儒家學說是孔子創立,那孔子之前呢?不是我們的文化?”“只說儒家,將諸子百家都舍了?”

孔子是創立者,但主要是整理者,其編著的儒家重典《詩經》代表民創、《易經》代表上古雅學、《書經》是史跡、《禮》是“官儀”、《樂》是藝術。實質上孔子發揮的是承上啟下、立綱定規的作用。所以,“儒學”可以包含全史。說“儒家學說”代表,是放在世界的時空,與其他文化討論。正如哲學分流派、科學分門類、世界級宗教分宗派,諸子百家是漢文化的子系統,且經過唐宋的發展,“儒家思想”已吸取了各家精華了。正如八卦之學,儒家當學問,道教當法術,誰更可信?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