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晨光: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教漢語

來源: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 2018-12-03 06:59:30

掃一掃看視頻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在贊比亞銅帶省Masaiti公立中學的全校例會上,12位當地學生用漢語為王晨光唱了一首《送別》。這是2015年9月的一天,一周后,王晨光結束了他為期一年的漢語教師志愿者服務返回中國。

王晨光是浙江師范大學2016級漢語國際教育專業在讀碩士研究生,他曾在2015年和2017年先后前往贊比亞、坦桑尼亞的孔子學院,擔任漢語志愿教師。

在沒有去過非洲之前,王晨光同很多人一樣,對非洲的印象是動蕩不安、疾病橫行、生活艱苦。

王晨光遇到的第一個困難是語言不通。雖然贊比亞和坦桑尼亞的官方語言是英語,但當地居民的日常交流語言是斯瓦希里語(簡稱“斯語”)。為了更好地融入當地生活,王晨光學習了一些常用斯語,當地老師還給他起了斯語名字——Tumaini,意為希望。學生們對這位會講斯語的老師備感親切,幾天之后,王晨光就成了同事和學生口中的“Mr.Tuma”。

在贊比亞和坦桑尼亞,中文不是必修課,但學校卻非常重視。

“學習漢語對非洲年輕人來說,不僅是多掌握了一種語言,更是改變命運的機會。”王晨光說。坦桑尼亞孔子學院曾與當地中資企業合作組織招聘會,僅兩天時間,就有近兩萬人參加。“當漢語老師、進中資企業工作,都是當地青年非常向往的”。

王晨光所在的教學點是乞力馬扎羅區的一個偏僻村莊。這是一個全新的教學點,一切都要從零開始。全校只有一套漢語課本,每次上課,王晨光都要在黑板上抄寫生詞和句子,學生們再一點點手抄下來。

低年級的學生活潑好動,最初王晨光要花大量時間維持課堂紀律。后來他嘗試了音樂教學法,每節課都教學生唱中文歌,兩個星期學完一首。從此學生們的上課注意力特別集中,《送別》正是王晨光曾教授過的。

除了教學,王晨光還要迎接生活的挑戰。在坦桑尼亞,房頂上蹦來蹦去的猴子是王晨光的鬧鐘,停水停電更是家常便飯。“互聯網信號不穩定,我與在國內的家人視頻要滿屋找信號,發送文件要看運氣,天氣不好就‘與世隔絕’了”。

更可怕的是疾病和安全的威脅。在贊比亞時,因為得瘧疾,王晨光暴瘦了20多斤;在坦桑尼亞,王晨光曾在半夜醒來,發現房子的防盜網被剪開一個大洞。

盡管在非洲教學環境十分辛苦。但王晨光覺得“能在這里教書,是參與建設了一個時代”。他的贊比亞學生馬莎,因為家人得到過中國醫療隊的幫助,一直希望到中國學醫。在王晨光的幫助下,馬莎代表贊比亞到中國參加了世界中學生漢語橋決賽。坦桑尼亞的學生陳美麗、金金已經拿到中國政府獎學金,到杭州繼續學習漢語,還有一些學生因為學會漢語在當地找到了工作。

王晨光用“不到非洲怕非洲,到了非洲愛非洲,離開非洲想非洲”,概括自己的“非漂”生活。“兩年的非洲支教經歷,讓我認識到漢語教學和推廣是我熱愛的事業,我希望繼續做一名漢語教師,傳播漢語文化,講好中國故事。”王晨光說。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