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袁紹與公孫瓚相爭之際,蹋頓曾出兵協助袁紹,擊破公孫瓚

來源:古樹歷史 2018-12-03 09:34:35

“那你將在這場戰爭中扮演什么角色?”蘇雙淡然的問到。“我這個人是厚道人,但我也是一個有仇必報的家伙,他公孫瓚,不要以為我娶了她的女兒,我就會幫助他。婉兒是我搶回來的,我不給他拖后腿,已經是阿彌陀佛了,所以,看在親戚的份上,他和袁紹的戰爭,我將不給他拖后腿,但也絕對不會幫助他。我還要趁著他們互相征伐的時間,養精蓄銳準備讀烏桓動戰爭。”然后是口不對心的道:“如果我的老丈人勝利了,那么我就會兵出青州,如果是袁紹勝利,我就會面對袁紹,為我的老丈人報仇血恨。”

其實呂鵬是知道的,袁紹和公孫瓚的這一戰,是以公孫瓚的滅亡做結局的,他這么說,其實就是太不厚道,太沒人性。不過得到三弟的這個說法,大哥二哥就放心了,看來自己的三弟,終究要成就大事業的,就以這種不為所謂的親情所左右,你就能夠冷靜處理事物的能力,就是常人所不能及。“如果婉兒讓你出兵,幫助他的父親呢。”大哥突然提出了這樣一個假設,呂鵬就愣住了。婉兒,這是他的軟肋,端著酒杯看著院子里歡快玩耍的婉兒,呂鵬的眼中不由得閃現出一絲痛苦。但是最后還是喝了一口酒,眼神堅定的道:“我會躲出去,然后為他報仇。”鐵骨柔情,這是英雄的本色,但一味的陷入溫柔鄉里,卻也是消磨英雄意志的毒藥,大丈夫當有取舍,這是根本。兄弟四人,就開始變得沉默。

呂鵬就歉意的望向兄弟三人道:“只要哥哥兄弟不負我,我絕不負兄弟之情。”這話解釋得非常蒼白,但是三兄弟卻開朗的大笑:“你不用跟我們解釋這些,因為我們知道,你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站在了你的敵對方面,而我們永遠不會站在你的敵對方面的。”呂鵬就寬慰的笑了,是的,自己對自己的敵人才能是冷酷無情,而對自己的親人,絕對是百般呵護,即便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絕不猶豫。這其實不用他解釋,所有的人都從他點點滴的行動里看到了他的本性。似乎是被大堂里的笑聲感染,婉兒和燕兒歡呼的跑了進來,一個個小臉紅撲撲的,分別拉住自己丈夫的手:“天氣寒冷,我們何不吃你說的那種火鍋?”冬天到來,為了將士們能吃上一頓熱乎的飯菜,所以呂鵬就為了將士們,也同時是為了自己,就再次無恥的弄了個金手指,將火鍋這道菜搬到了現在。

于是,呂鵬大呼小叫的對著仆人道:“上火鍋,涮羊肉。”但大哥從呂鵬的大呼小叫里,卻感覺到他對婉兒的愧疚。江山美人,到底是誰輕誰重?只有讓歷史去評說吧。樹欲靜而風不止,呂鵬想好好展一下,讓自己根基再穩定一些的想法,卻再次被一道錦衣衛從草原傳來的消息,讓他對烏桓的戰爭不得不提前了。漁陽一戰,呂鵬一把大火燒光了丘力居和他的五萬烏桓精銳,丘力居被燒成一把灰,消散在大漢的土地上,肥沃了一朵小花,但呂鵬和烏桓人的深仇也算是結下了。但這次雖然殲滅了丘力居的主力,卻跑了伴隨張純在右北平防守的烏延,烏延殺了張純,帶著搶掠四州的財務和無數漢人奴隸跑回了草原東部,這實在是可惜。丘力居死了,但丘力居的位置需要有人繼承。但丘力居有兩個兒子,一個是嫡出的樓班,但年紀還小,性格也軟弱無能。

還有一個是蹋頓,是丘力居的從子,也就是二兒子,是庶出,年紀卻比大子大(烏桓人的計算方式就是這么特別)但其人有勇有謀,深得族人愛戴。兄弟兩個對比下來,優劣自然分開。當丘力居戰死漢境,烏桓人全軍覆沒時候,烏桓人當然要選一個強勢的大王來維護族群不滅,于是在一番爭斗之后,年紀還小的大哥樓班被已經成年的二弟蹋頓斬殺,蹋頓當然的就成為了烏桓的新大王。

但這時候的烏桓就是一個爛攤子,原先竭力支持樓班,想要和漢人一樣,行挾天子以令諸的烏延,在夢想破滅之后,現在躲在草原東部,與王庭離心離德。即便加上他烏延屬下八百部落,人口部族不足七十萬。五萬最精銳的青壯全部戰死在了中原,剩下的大部是老弱婦孺,部族的實力急需增強,否則就會被別的部族吞并,成為別的部族的奴隸。游牧民族增強實力的辦法很簡單,那就是搶掠。向西不行,那里是實力強橫的鮮卑族,其野蠻強悍比烏桓還大,剩下的就是軟弱的大漢了。

于是,蹋頓便決定聚攏部族,厲兵秣馬休整恢復,然后等來年秋高氣爽,馬肥羊壯的時候,再拼湊出十萬大軍,再次出兵南下,搶掠幽州物資奴隸,壯大恢復自己。這才有了現在邊界安定,趙云帶的三千狼騎悠哉悠哉。不過蹋頓的野心也被傳回到了呂鵬這里,這讓呂鵬非常頭疼。還是那話,蹋頓可是后世記載的一代草原雄主,呂鵬早就想在他虛弱的時候干掉他,絕對不能讓他起死回生,要不然,將來就是自己極大的后患。對于蹋頓能再拼湊出一支十萬大軍的能力,呂鵬絕對是不敢掉以輕心的,也相信蹋頓有這個能力。草原民族無論男女老幼,出生生長就在馬背,青壯損失了五萬,但是個男子,其實就是最優秀的騎兵戰士,他們的兇狠和戰斗力絕對不能小覷。

而自己與蹋頓是唯一接壤的中原地方,蹋頓兵峰所指,必定是自己的領地治所。自己這里百廢待興,而蹋頓卻要再次興兵南下,自己的領地將再次遭受血火涂炭,將自己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好光景徹底的打爛,這是呂鵬絕對不能允許的。而蹋頓也不是一個好相與的,此人是后漢三國里草原的一代雄主,在袁紹與公孫瓚相爭之際,蹋頓曾出兵協助袁紹,擊破公孫瓚。最終雄踞遼西。這樣危險的家伙絕對不能養著讓他恢復元氣,必須在他現在內部不穩,實力衰弱的時候干掉他,正所謂趁你病要你命。

必須主動出擊,必須讓戰火燒在敵人的土地上,這不但能保住自己的土地依舊安穩繁榮,更能將敵人的家園砸爛打碎,即便是自己敗退回來,只要自己能守住沿邊要塞,其實也就達成了損傷敵國的目的。“我們絕對不能讓蹋頓安心的休養生息,我們必須主動出擊,只有這樣,我們才能保護我們的建設成就不被破壞。”呂鵬在這次的全員大會上,堅定的定下了調子。趙云皺眉道:“可是,我們能出擊的不過我三千狼騎,以三千對付蹋頓十萬大軍,還有六十萬部族,實在是無能為力。”這是現實的狀況,即便是三千狼騎已經戰備了這個時代最強大的裝備,也絕對不能面對十萬草原虎狼。真的要是憑借三千狼騎就沖進草原,絕對是以卵擊石,就仿佛向大海里丟一個石子一般,根本連個水花都不會飛濺起來。

“四弟,你這么長時間,難道你連騎兵擴大一倍的目標都沒達到嗎?難道我們還缺戰馬嗎?。”呂鵬對趙云的能力表示了懷疑。趙云痛苦羞愧的回答道:“不是屬下不努力,實在是沒有辦法,現在我們買到的戰馬,根本就不能算是戰馬,戰馬不是拉過一匹馬就成的。”呂鵬就郁悶了,這話的確是這樣的。先體質就不一樣,戰馬經過精心的科學飼養,吃的也更好,體質相當好。在長途奔跑幾百里后還能進行戰斗沖鋒,普通馬載載人還可以,像那樣跑就散架了。另外戰馬經過專門的訓練,會沖撞人類,一般的馬見到撞到人了是會躲開的,戰馬不會。據說當年李自成為了增加戰馬的血性,還會在飼料里添加人血,這樣戰馬上了戰場聞到人血就特興奮。

還有,戰馬跑動時的搖擺方式也不一樣,普通馬是上下顛簸,很痛苦,但是戰馬奔跑起來是左右搖擺,這樣就像乘搖籃一樣,騎士可以在馬背上打盹睡覺,所以成吉思汗的軍隊才能晝夜追趕敵人,就像敵人說的那樣,他們是不會睡覺的怪物……因為他們是在馬背上騎著睡覺的。如此訓練,那是要時間的,那些草原上的馬不是拿過來就能參戰的,那是從馬打小就開始訓練的,并且和打小就在它的背上長大的主人形成默契的,這一點,漢人是無法做到的。“那我們招募邊地馬匪的進展如何?”現在,呂鵬開始痛恨自己放權的懶惰了。看來,讓四弟帶兵可以,但讓他做具體的瑣事,真的不行。原先是準備讓他在狼騎的基礎上,組建一支最少一萬的騎兵,為自己未來進軍草原做主力,現在來看,這個設想是破滅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