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華強北礦機銷售"涼了",二手礦機按廢鐵處理

來源:網易科技 2018-12-03 08:53:53

(原標題:二手礦機按廢鐵處理 華強北店主謀求轉型)

加密數字貨幣比特幣近期出現大跌。 新華社發

沒有人能預測,去年末還處在單枚近2萬美元高位的比特幣,在不到一年之后迎來連續斷崖式的下跌:一天內,下跌12%;一月內,暴跌42%;一年內,狂跌77%,市值蒸發1.6萬億人民幣。截至11月25日,比特幣已跌破3500美元關口。幣圈上下,哀鴻遍野。與之互為鏡像的挖礦圈同樣未能幸免,過去兩年,比特幣捧紅了礦機生意,高峰時全球90%的礦機出自中國,這其中很多貨源來自于號稱“中國電子第一街”的深圳華強北。

近日,南都記者再次走訪華強北礦機市場。與一年前相比,這里異常冷清,大大小小的柜臺已見不到往日的盛況。昔日的礦機王者螞蟻S9(13.5T),如今被多個礦機店主告知只能按廢鐵處理,“一開機就是虧錢。”一名行內人士說。

挖礦圈曾上演瘋狂時刻

在過去的9年里,比特幣的發展可以用瘋狂來形容。從2009年第一個公布的比特幣兌換匯率為1美元平均兌換1309.03個比特幣,去年年末,比特幣單枚價值一度沖上近2萬美元的大關。虛擬貨幣無疑是這幾年最為優質、火爆的投資產品之一。

無數的暴富神話驅動著無數的追夢者,相較于炒幣的高風險,挖礦這種能直接獲取比特幣的方式受到更多有實力的投資者青睞。

簡單說,挖礦是通過礦機計算能力來賺取比特幣的過程。媒體報道稱,在比特幣運行的最初幾年時間里,一臺普通的筆記本電腦即可扮演“挖礦”的角色。但中國礦工的進場,將這一局面的平衡狀態徹底打破,他們憑借著中國設計、中國制造的專業礦機,上演了一場又一場比特幣世界算力軍備競賽,將“挖礦”的門檻提升上萬倍。

而比特幣礦場的最大兩項顯性成本,一個是礦機和廠房,另一個則是礦機運轉所需的電價。換言之,只要將上述兩項成本控制在最低值,在價值接連攀升的比特幣面前,挖礦在那時是一個穩賺不賠的買賣。

而為了控制成本,不少礦場將目光投向電價便宜的地區。媒體如此描述比特幣礦場的場景:如同候鳥般,這些礦場在秋季開始遷徙,內蒙古、新疆等火電價格較為便宜的地區是他們的熱門選擇。當然,也有更偏激的,索性將礦場轉移至柬埔寨、菲律賓等地,這里的河流一年四季不斷流,免去了遷徙之苦,但相應地,他們需要承擔不同體制和文化帶來的風險。

當然,礦機也必不可少。在挖礦大熱的去年,有統計稱,全球有90%的礦機出自中國。這其中,很大一部分源自比特大陸、嘉楠耘智及億邦國際等廠商,它們也被稱作礦機“三巨頭”。在比特幣飛漲、礦機銷量持續增長的很長一段時間里,“三巨頭”紛紛謀劃登陸資本市場,有消息稱,頭部“玩家”比特大陸欲在今年年底掛牌,市值最高可達400億美元。

產業上游直接帶動中下游。去年底,比特幣沖上單枚近2萬美元的高位,“中國電子第一街”華強北的礦機銷售也在此時火爆起來,去年在賽格電子廣場內,無數的礦機銷售門店開張或擴張,高峰時,礦機銷售門店占據了1到5樓各個角落和黃金區域,來自全球的購買者幾乎擠爆了整棟大樓。

有媒體報道,在當時,一款主流的機型之一白卡B (可挖BT C等多個幣種)的市場價一度被炒到14萬元(當時官網價格僅3萬多元);螞蟻S9礦機的價格從1萬多元炒到2萬多元,且只能預購期貨。

一個流傳甚廣的消息稱,在當時的華強北,想要搶到一臺礦機十分困難,純粹是賣方市場,買礦機的甚至要跪在地上求賣礦機的,當然這還不一定能買到。

比特幣暴跌 礦機市場寒冬來臨

火爆的背后,也留下隱患。被推上高位的比特幣,是否真的有如此價值?在國內監管層頻頻出手,要求國內企業退出挖礦業務,且各地政府清查礦場等背景下,比特幣和礦場逐步冷卻:今年2月7日比特幣下跌至6849 .42美元的低點,6月跌破6000美元關口,如今早已跌破3500美元關口。

而礦場和礦機市場也正在被冷風拂面,不少礦場紛紛謀求轉讓或出售二手礦機。在挖礦和虛擬幣論壇彩云比特上,不少礦場打出“廢鐵售賣二手礦機”或全部打包轉讓的標語。南都記者注意到,以曾經的王者礦機螞蟻S9(13 .5t)為例,有礦場老板表示,有2000臺礦機在內蒙古,每臺僅售620元,相比于此前一度被炒至2萬多元的價格,這一價格堪比廢鐵。

一名挖礦圈人士介紹,以螞蟻S9(13 .5t)為例,如今比特幣的價格處于低位,加上電價和廠房租賃費用,這種機器已經處于“關機狀態”,“不能開機,一開機就是虧錢。”

而南都記者在華強北賽格電子廣場發現,盡管大樓門口的指示牌仍以紅色字標注礦機售賣的樓層,在賽格電子廣場內部也還懸掛著不少售賣礦機的標語或宣傳廣告,但實際上,內部的礦機門店早已門庭冷落,不少門店甚至改行賣起了手機電腦配件等。

南都記者以手頭有螞蟻S9的二手礦機出售為由,連續詢問大廈內10個礦機門店,其中9個門店明確表示不會收二手礦機,“現在賣都賣不出去,肯定不會收啊。”而另一個門店老板則表示,可以面談,但是價格只能是“廢鐵”價。“如果是A 9、Z9m ini這些,可能會有興趣聊一下,但是老款機器基本沒人收了。”

有門店老板表示,算力低的二手礦機只能按廢鐵處理,而算力高的則勉強可以找到買主,“但是在華強北,很少有人收,現在賣新機都沒有人要,何況二手的。”其建議,到礦機群里問下,現在很少有人愿意“接盤”。

有報道稱,此前整個華強北銷售的礦機種類達到15種之多,主打比特大陸螞蟻系列礦機S9系列、l3系列和T系列;嘉楠耘智阿瓦隆841系列;神馬科技M 3礦機;芯動科技T 2系列等等。而高峰時期華強北的平均月礦機出貨量高達30萬臺至40萬臺。

一位老板表示,今年年初生意還算火爆,但是隨著比特幣價值一路下跌,礦機門店幾乎斷了生意,“比特大陸一個月出貨量才幾萬臺,更別說我們這些小門店了。”

其介紹,如果是去年9月份之前入局挖礦,基本都能賺錢,“那時幣好挖,我們的礦機生意也好,但是現在賣不動。”

其建議,目前比特幣行情不好,如果持有老礦機,要么趕緊脫手,要么繼續持有等待行情上漲,“否則真的就是一堆廢鐵,因為技術在發展,肯定有更好的礦機出來,老礦機就沒有競爭力了,算下來一點價值都沒有。”其表示,目前在華強北的礦機銷售門店里,不少老板也在私下里轉讓鋪面或謀求轉型,“也就是騎驢找馬吧,等著看行情會不會往上走,但這東西誰都說不準。”

知多D

比特幣: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加密數據

加密數字貨幣比特幣是基于區塊鏈技術的加密數據。2008年,有人以“中本聰”的網名,在網上提出比特幣構想。2009年首批比特幣問世,并逐漸受到市場追捧。2010年5月22日,有人以1萬個比特幣首次成功購買到兩張披薩餅,當時價格相當于41美元。

2017年可謂“比特幣年”,比特幣價格從不到1000美元飆升至年底近2萬美元的峰值。

從全球范圍看,僅在美國、日本等市場,比特幣被允許用于部分商品和服務交易,但也受到風險提示或監管。

據中國央行相關規定,比特幣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只是一種特定的虛擬商品,不具有與貨幣等同的法律地位,不能且不應作為貨幣在市場上流通使用。

觀察

比特幣大幅下跌“區塊鏈”泡沫幾何?

有業內人士認為,此次比特幣大跌是多種因素合力的結果。首先,當前大量區塊鏈項目存在嚴重泡沫,在區塊鏈基礎設施不健全情況下,從業者不斷拉高市場預期至不切實際的高度,最終遭遇現實打擊,致使市場信心不斷流失;第二,比特幣市場由于是資金市場,并且體量相對較小,全球數字貨幣市值也不過一家互聯網上市巨頭體量,隨著大額持幣用戶的砸盤,也容易造成幣價大幅波動;第三,業界近期的算力之戰,也在客觀上動搖了部分人的信心,導致一些用戶恐慌和用腳投票,進一步造成市場波動。

根據我國央行相關規定,比特幣不是由貨幣當局發行,不具有法償性與強制性等貨幣屬性,并不是真正意義的貨幣。然而近年來,一些人打著“金融創新”“區塊鏈”旗號,通過發行所謂“虛擬貨幣”“虛擬資產”“數字資產”吸收資金,侵害公眾權益。為此,央行等七部門曾發文叫停各類代幣發行融資,并提醒公眾理性看待區塊鏈,樹立正確貨幣觀念和投資理念。

業內人士認為,從短期來看,在全球市場上進行跨國價值轉移時,比特幣仍然是比較成熟的中介,存在一定市場基礎,但是隨著各國監管政策收緊,比特幣的監管套利空間進一步縮小。

除此之外,作為比特幣的底層技術,區塊鏈仍然具備相當大和廣泛的應用空間,但是其發揮作用仍需要眾多配套技術的成熟,例如更快的網速、更廉價的存儲設備、更高的征信需求等。區塊鏈的商業應用,也需要法律法規的建設和監管體系的建設與之配套。

有業內人士表示,近期比特幣下跌意味著很多項目缺乏實際資產的支撐,處于“叢林”狀態,被市場證明是低效的。市場出清后,“產業區塊鏈”時代即將到來,未來數字資產與產業將深度綁定,市場監管將更加完善。 新華社

本版采寫(除署名外):南都記者 劉晨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