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山甲顯然沒想到楊君山會問到這個問題,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來源:娛樂影視的盛宴 2018-12-03 11:11:08

作為本命神通,楊君山已經練就了撼天道術以及天誅道術,如今再有撼天仙訣的傳承總綱,如果在雷劫降臨的時候,楊君山能夠成功將兩道本命神通融合并升華為撼天仙訣,那么毫無疑問,楊君山不但能夠成功踏上金身仙的路子,而且走得還是最為頂尖,同時也是最有希望成功的金身仙的路子。這是楊君山所得到的第二道完整的仙術神通傳承,然而相比于排名第十五位的仙術神通先天混元氣,盡管楊君山同樣練就了作為這道仙術神通延伸道術之一的兩儀元磁神光作為本命道術,而且在雷劫之中融合先天混元氣也要比前者容易且完全的多,但讓楊君山做出選擇的話,他毫無疑問的還是會選擇撼天仙訣作為本命仙術神通。 “怎么樣,我可有說錯,你此番域外之行最大的收獲可不就是得到了‘撼天仙訣’的傳承總綱,完善了整個撼天仙訣的神通傳承體系?” 穿山甲得意洋洋的說道。 楊君山苦笑著點了點頭,道:“的確是如此,不過我卻也有其他疑惑。” “什么問題?” 穿山甲干脆從破天锏護鍔跳到了手柄的最頂端,這樣一來它卻是比楊君山元神所顯化的身影還要高,言語之間完全是在俯視著他。

楊君山不去理會穿山甲的作怪,只是道:“我只是好奇‘撼天仙訣’神通也不過才排名第七,傳聞修煉界完整的仙術神通傳承高達四十九種,我就想知道那些神通排名還在‘撼天仙訣’之上的仙術神通在修煉界是否有傳承,而且當年九仞道祖能夠憑借‘撼天仙訣’打破天地束縛成就金身仙位,那么是否還有其他人憑借更厲害的仙術神通,同樣也能打破天地束縛離開周天世界?” 穿山甲顯然沒有想到楊君山會問到這個問題,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眼見得楊君山期待的眼神兒,只得喪氣道:“這我哪里知道。” 楊君山大為失望,笑道:“你不是說你恢復了不少記憶么?” 穿山甲振振有詞道:“你自己也不是不明白,能夠晉升金身仙,走到最后那一步,憑借的又不僅僅只是仙術神通,還有修士的肉身修為等等許多綜合因素構成,就算最后成功踏出那一步,也要看你運氣好不好,搞不好被人算計了那也只能是‘微山九仞,功虧一簣’了。” 楊君山看了穿山甲一眼,道:“就像九仞道祖當初一樣?” 穿山甲氣哼哼的說道:“不過你也不必覬覦那些威力更為強大的仙術神通,‘撼天仙訣’雖然只是排名第七,但對于你來說,威力更大的仙術神通或許還不及‘撼天仙訣’。” 楊君山心中一動,道:“怎么說?”

穿山甲瞥了他一眼,道:“因為‘為山九韌訣’!” 楊君山微微有些恍然,似乎明白了一些什么。 穿山甲則接著道:“嚴格來說,你所修煉的‘為山九韌訣’乃是最為適合‘撼天仙訣’發揮其威力的修煉功法,其他的仙術神通或許還有比‘撼天仙訣’排名更高且威力更大的,但當‘為山九韌訣’與‘撼天仙訣’相結合的時候,卻又是其他仙術神通所遠遠不及的。” 看著楊君山若有所思的表情,穿山甲“嘿嘿”冷笑道:“真當金身仙的路子是好走的?修為、雷劫、神通、肉身、功法、法寶,乃至于最后的一點點氣運機緣等等,所有的這一切缺一不可,而且這些因素也絕不僅僅只是修士在踏足道境之后才開始進行選擇,實際上真正的金身仙道祖從修士一開始踏足修行的時候便已經開始了,而且所有的這些因素之間還彼此各有關聯,最好的往往還及不上最適用的,只有兼顧了這所有的一切,在每一個關卡都能夠做出最適當的選擇,才有可能成為這最后的幸運兒。”—— 靜寂的密室之中,楊君山豁然睜開緊閉的雙目,原本略顯黯淡的密室頓時顯得大亮。 深邃的目光之中看不出來任何的情緒波動,仿佛周圍的一切都陷入了靜止,就連密室中央涌動的靈泉都沒有了絲毫聲響。

過得片刻之后,楊君山突然緩緩的吐了一口氣出來,原本靜止的一切仿佛突然又都活了過來,靈泉“汩汩”的流水聲都變得活潑了許多,粘稠的靈氣將密室的墻壁都渲染了一層氤氳的色彩。 “撼天仙訣啊!”楊君山喃喃自語。 這個時候,楊君山神色微微一動,他的背后有一物突然出現,作為破天锏的器靈,穿山甲不但在體外顯出的身形更為凝實,甚至一躍離開了楊君山的身體,能夠在他周圍的地面上活動,這是穿山甲在接觸到鎮仙碑之后靈性大增才能夠做到的。 見得楊君山一副神往的神色,穿山甲嘲笑道:“想要真正的將撼天道術以及天誅道訣兩道神通融合還早,我覺得你現在最好還是抓緊時間煉化那兩顆道韻丹的好。” 不料楊君山卻是答道:“不忙,且先解決了一些麻煩事再說。” 穿山甲奇道:“你不是已經閉關了么,還有什么事情要辦?” 楊君山伸手在身邊一劃,一道空間裂痕出現,一尊被層層疊疊的禁制光幕包圍的花盆出現在他身邊。 “這個?” 穿山甲遲疑道:“這株靈植究竟是什么東西,你難道已經知道了嗎?” “能夠以稷土作為生長的土壤,以赤霞金光作為催生的手段,這樣的東西又豈是普通靈植能夠相比的?” 楊君山一邊說著,一邊居然開始琢磨著解開花盆上面覆蓋的層層疊疊的禁制。 “會不會是木行至寶?”穿山甲跳回到楊君山的肩膀上問道。

楊君山頭也不回道:“土行至寶排名第六的稷土都只能用來作為催生的土壤,那這株靈植得要在木行至寶里面排名第幾,第一么?” 穿山甲無聊道:“那也說不準哦,那毛鼎道人這般布置,顯然是想要盡快將之催熟,木行至寶里面大多都有益壽延年的功效,說不定是那毛鼎道人拿這靈植有什么急用,這才不得不下如此大的血本。” 穿山甲說話的時候,楊君山已經成功在禁制光幕之上打開了一道口子,里面濃郁的赤霞金光頓時噴薄而出。 穿山甲見狀頓時叫道:“哎,你這是要破壞那毛鼎道人設下的催生秘術啊!” 楊君山伸出手指一引,那赤霞金光頓時化作絲絲縷縷的光線沒入到他的指尖當中,期間卻是連一絲一毫都沒有狼狽,同時笑道:“那毛鼎道人或許急需這件神秘的靈植,但哪怕它當真是排名第一的木行至寶,對我而言卻也不是繼續之物,只要不壞它生機,讓它慢慢生長就是,又何必急著催生?相比而言,這里面的赤霞金光卻是我急需之物。” 穿山甲蹲在楊君山的肩膀上,片刻之后才突然反應過來,道:“原來你不僅要修煉‘紫氣東來訣’神通,是不是還想著在雷劫的時候融合‘紫氣東來訣’和‘兩儀元磁神光’,練就仙術神通‘先天混元氣’?”

楊君山回過頭來,笑道:“雖說先前已經收集了不少赤霞金光,但想要徹底練成‘紫氣東來訣’還是差點,不過現在有這么多現成的赤霞金光可用,修煉‘紫氣東來訣’卻是綽綽有余了。” 穿山甲顯然被楊君山的想法驚得不輕,道:“你已經有了‘撼天仙訣’的完整傳承,難道還嫌不夠,居然還想著在雷劫的時候熔煉第二道本命仙術神通嗎?” 楊君山顯然明白穿山甲言語中的意思,笑道:“眼瞅著只差最后一縷赤霞金光便能夠將‘紫氣東來訣’修煉成功,并達成完整的仙術傳承‘先天混元氣’的修煉條件,這個誘惑可不容易抵擋。” 穿山甲幽幽道:“別人在雷劫的時候熔煉一道本命仙術都堪稱是九死一生,你居然還想著要熔煉第二道本命仙術,你這到底是自行呢,還是自尋死路?” 楊君山不以為然笑道:“卻也不是一定在雷劫的時候修成,至少做好了準備,哪怕將來在登仙的時候修成也是好的。” 穿山甲見得從花盆的禁制之中涌出來的赤霞金光已經越來越少,只得道:“你牛,你牛!” 這個時候,楊君山突然掐出一道掐斷了吸收的赤霞金光,笑道:“差不多夠用了,禁制當中的赤霞金光已經被我抽離了七八成,剩下的這些雖然會讓這株靈植催生的速度大大放緩,但畢竟也還有著催生的作用,事實上我也有些好奇這株靈植真正的跟腳究竟是什么。” 楊君山布下幾道禁制,將原來的缺口堵上,將剩下的兩成不到的赤霞金光重新封禁在靈植周圍,然后又道:“既然抽走了這么多赤霞金光,那么花盆里面的那塊稷土想來也用不著這么多了,這可是排名第六的土行至寶,對于楊家來說用處多多,只是為了催生這株作用不明的靈植,實在是太過浪費了。”

說罷,在穿山甲的注視之下,徑直將手掌穿過周圍密布的禁制光幕探入花盆之中,緊跟著“嘎嘣”一聲脆響,當初楊君山在空間秘境之中得到的那塊稷土又重新回到了他的手中,只不過卻是少了一塊邊角,大約只占原本稷土體積的四分之一。 穿山甲這個時候開口問道:“你剛剛說的麻煩事不會就是指這些吧?” 楊君山伸手在身邊劃開一道空間門戶,直接將稷土丟進了儲物法寶當中,然后伸手一托這株靈植的花盆,笑道:“還得出去一趟,到時候你就知道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