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元元年,大祚榮接受唐王朝的冊封后,渤海便成了唐王朝的一部分

來源:梅子哥愛歷史 2018-12-03 10:49:00

圣歷元年(698年),大祚榮自立震國。開元元年(713年),大祚榮接受了唐王朝的冊封,將國號改稱渤海后,渤海便歸屬于唐王朝的版圖。渤海的最高首領是渤海郡王,他既是渤海(靺鞨)部落最大的酋長,又是唐王朝任命的地方官員。渤海郡王必須對唐王朝長保忠信,定期進呈貢賦,為唐王朝捍御邊土,永為藩屏。渤海郡王雖可世襲,但必須向唐王朝呈報,得到唐廷認可,遣使奉詔冊立,方得正式繼位。自開元元年后,大祚榮年年派使臣入唐朝貢。

開元七年(719年),大祚榮去世,渤海派使臣到唐王朝告哀,唐玄宗派左監軍率上柱國吳思謙到渤海吊祭,并冊封了其子大武藝。同時設平盧節度使,管理渤海事務。大武藝曾一度寇擾唐朝,但不久就向唐廷上表謝罪,繼續與唐保持藩屬關系。大武藝在位十八年,派遣入唐朝貢的使團有二十三批。

繼大武藝登上了渤海郡王寶座的大欽茂,亦被唐先后四次冊封,并加拜司空兼太尉。大欽茂曾派人到唐抄寫唐禮、《漢書》《三國志》等典籍,仿照唐朝典章制度在渤海建立了三省六部,確立五京,推行京、府、州、縣的郡縣制度。他恪守藩臣之禮,定期遣使入唐朝貢,進一步密切了與唐的關系。

其后繼為渤海郡王的諸部首領,大都受唐冊封,與唐保持密切的臣屬關系。到第十四代王大瑋蠮時,盡管中原藩鎮割據、黃巢起義,唐廷已處于風雨飄搖之中,渤海仍遣使入唐朝貢。甚至在唐朝滅亡后,末王大醔譔仍向后梁朝貢五次,向后唐朝貢六次。直到為契丹所滅,一直和中原保持著藩屬關系。

唐廷始終把渤海作為王朝的一個組成部分,多次遣使到渤海,其中十分重要的一次,是派張建章到渤海答聘。張建章,字會主,中山北平(今河北完縣)人。生于唐憲宗元和元年(806年),自幼聰穎過人,十六歲時已頗能詩文。文宗太和六年(832年),渤海郡王大彝震派遣司賓卿賀守謙到幽州(今北京市)聘問,幽州節度使派張建章以幽州司馬(從五品下)的職銜赴渤海答聘。

他于太和七年(833年)成行,自幽州出發,陸行到河南道登州(今山東蓬萊),再從登州揚帆東行,于第二年秋抵達忽汗州(渤海上京龍泉府,今黑龍江省寧安縣東京城),受到大彝震的隆重禮遇和盛情款待。張建章在渤海留居一年,于太和九年(835年)秋回到幽州。臨別時,大彝震設盛宴為他餞行,贈送豐貨、寶器、名馬、文革等珍貴的方物土產。他在渤海所作的箋、啟、賦、詩盈溢緗帙。

在往返渤海途中,張建章認真觀察,深入尋訪,于山川、沿革、人物、掌故等有聞必錄。回到幽州后,他利用實地考察中積累的豐富資料寫成《渤海記》一書,詳細地記錄了渤海的風俗、宮殿、職官、物產等,成為一時名著。此外,張建章還撰寫了《戴斗諸蕃記》一卷。可惜兩書均已亡佚。

《新唐書·渤海傳》多取材于他的《渤海記》一書。張建章出使渤海,對于促進渤海與唐王朝的政治、文化聯系,做出了卓越貢獻。渤海在建國前就深受唐朝封建文化的影響。建國后,隨著與唐政治聯系的加強,文化交流日益密切。渤海派遣大批留學生來長安,入太學,攻讀儒家經典,研究中原古今制度。開成二年(837年),大彝震一次就派遣十六人到唐朝學習。

李居正、朱承相、高壽海等人,是渤海留學生中學有成就的人士,回到渤海廣泛傳播唐朝的封建文化。渤海士人常有人參加唐王朝舉行的科舉考試,并有人中舉。例如渤海國相烏照度,曾在長安考中進士。唐昭宣帝天祐三年(906年),烏照度之子烏光贊又考中進士。父子先后榮登金榜,在當時傳為佳話。

渤海的王室、貴族大都研習中原文獻典籍,時常吟誦唐人名詩佳句。如渤海貴族賓貢進士高元固到福建慕名拜訪詩人徐寅時說,徐寅的詩在渤海頗有名氣,有的人已將他所作的《斬蛇劍》《御溝水》《人生幾何賦》等,用金字寫在屏障上。徐寅聽后非常感慨,特作一首詩回贈于高元固。見于記載的還有楊泰師、高景秀、王孝廉、周元伯、王文矩、李居正、釋貞素等。

1949年至1980年出土的貞惠公主墓志和貞孝公主墓志,均為典型的駢文,通篇句式活潑,行文流暢,語言生動,辭藻華麗,對仗工整,用典貼切,頗有唐代散文大家的氣勢與風格。保存于日本古籍中的渤海致日本的國書、表、牒、箋,大都用駢文寫成,與唐朝同類文章相比也毫無遜色。

現存渤海的詩歌僅有十首左右,有“絕句”“古風”“律詩”及五言、七言等不同的體裁和形式。這些詩歌感情真摯,意境深遠,詞雅語麗,頗有唐人風韻。王孝廉《春日對雨得晴字》云:“主人開宴在邊廳,客醉如泥等上京。疑是雨師知圣意,甘滋芳潤酒羈情。”

《出云州書情寄兩敕使》曰:“南風海路連歸思,北雁長天引旅情。賴有鏘鏘雙鳳伴,莫愁多日住邊亭。”釋仁貞的《七日禁中陪宴》吟:“入朝貴國漸下客,七日承恩作上賓,更見鳳聲無妓態,風流變動一園春”。這些詩歌雖不能算上乘之作,但地處邊陲的少數民族詩人能有如此高的造詣,確實難能可貴。

唐朝文化與渤海文化的頻繁交流,使渤海文化與唐朝文化日趨接近,以至融為一個整體,所以唐朝詩人溫庭筠送渤海王子歸國時,曾在贈詩中寫道:“疆里雖重海,車書本一家,盛勛歸舊國,佳句在中華”。

渤海不僅在政治上是唐王朝的一個組成部分,而且在經濟上(車同軌),文化上(書同文),與唐是不分彼此的一家。溫庭筠的詩生動地反映了唐朝文化與渤海文化交流融化、形成一體的歷史事實。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