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備并不知道,歷史上原本遠赴荊州的諸葛玄

來源:宇哥哥看歷史 2018-12-03 10:51:43

劉備并不知道,歷史上原本遠赴荊州的諸葛玄,如今已經打定主意要拖家帶口來自己的青州了。 他這會,正忙著和麾下諸文武開會。主題只有一個,在思想上要高度統一起來,全心全意為青州集團謀發展。在和趙歧說出要迎天子來青州后,劉備就知道,得和臣屬們溝通、統一下思想了。在目前的形式下,如何進一步有效的發展壯大青州的事業只有思想上面高度統一了,大伙兒的勁才能夠往一處使不是 如今的天下,雖然早就是主弱臣強,諸侯割據,天子權威一降再降。但自己麾下諸臣,到底是向著天子多一點,還是向著自己這個主公多一點青州主動進攻、吞食他人地盤會不會引起反感這都是劉備需要仔細琢磨的一個問題。要知道,自己地盤上,大儒可不少。這些人,最講究君君臣臣、父父子子這一套。自己治理青州,折騰出不少動靜。但這是自己的職責所在,為天子牧守一方么。

更何況青州這兩年的變化他們也是看得到的。但要是自己像袁術、袁紹、呂布等人一樣,攻伐他州呢搞不好自己就要被罵了。到時自己的形象只怕就要和袁術、呂布這種無君無父之徒一樣了。可是自己麾下人馬越來越多,武將渴望建功立業,文臣希望治理更大的地盤。這矛盾如何調節就是自己也忍不住啊,老這么耗著,也不是個事啊。思前想后,劉備便召集大家,一起開了這么一個會。 會上,劉備向大家分析了下如今的天下形勢。并根據各路密報,得出了未來幽州公孫伯珪和劉伯安、公孫伯珪和袁紹之間爆發戰爭的可能性。然后就指出,幽州和冀州都在青州邊上,大戰一起,自己青州該持什么立場公孫伯珪要是來結盟,又該持什么態度 類荀彧之類,都是不世出的人杰。劉備所憂,他們又豈能不知道。其實荀彧等人也感覺到了。

青州總想做些事情,但又總有些縛手縛腳放不開的意思。 遍觀大漢帝國的這幾年,活生生就是一部現代劇。老董事長漢靈帝死了,西北分公司經理董卓仗著實力強,便把小董事長劉辨給廢了,又扶持了個新董事長劉協,然后自己想獨攬大權。結果犯了眾怒,被各地分公司經理聯合起來一頓揍如今總經理死了,卻有兩個董事長。而各分公司經理們大權在握,各干各的。不怎么搭理董事長了。青州分公司想干點事業,挽救總公司危局。但又沒董事長授權,偏偏青州分公司經理又還是個喜歡遵守公司規章制度的 青州如今遍地欣欣向榮,要說荀彧等不驕傲自豪,那是不可能的。付出了多少心血只有自己知道。如今的大好局面,離不開大家的勤勞和汗水。離不開主公劉備的指導。放眼天下,哪個州郡能如青州一般所以有時候荀彧等人也經常想,那誰誰誰把地方搞成這樣子。

還不如讓我們青州來接手。可惜,想歸想,地盤是人家的,總不能自己去動手搶。那成什么了當然,現在形勢也在漸漸變化。當年袁紹搶韓馥的冀州,還是要點臉的,明里暗里耍了不少手段讓韓馥“心甘情愿”的讓了出來。現在袁術搶揚州,就是徹底的不要臉了。袁術雖然背了罵名,但落了實惠,也值了。可咱青州不能像袁術一樣不要臉吶,不然那得成什么了 會議討論得很熱烈。劉備也很欣慰地看到了自己想看到的東西。大家還是很齊心合力的在自覺維護青州集團的利益的。在劉備提出若干問題后,大家給出了相同的答案。就是保持中立。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誰若犯我、我就揍誰。當然,主動出擊去搶地盤的這種事,大家都是講究人,既然做不出來,索性壓根就沒提了。雖然上到劉備,下到荀彧,君與臣的眼神里,都有著對地盤赤裸裸的渴望。

最后劉備又劃了條底線,就是諸侯誰敢僭稱尊號,自己就發兵打誰。劉備想得很簡單,反正我暫時是沒機會。索性就以大漢帝國守護者的面孔出現好了。自己是大漢的宗室、青州牧。名正言順。雖然不能主動搶地盤,但不久之后,袁術就會忍不住要跳出來了吧到時我第一個收拾你。然后揚州打下來了,咳咳,再還給天子呵呵,就是自己想這么干,麾下文武還不肯呢。即刷聲望,又拿地盤,一舉兩得。 在對外方面保持高度一致后,接下來,就是重申初平四年的發展大計了。開發遼東、興修水利河防、繼續開墾荒地發展農業這些都是年初就計劃好了的。如今不過是再重申一遍罷了。 劉備又著重提了一遍遼東,道:“遼東雖然氣候苦寒,又多邊釁。然地廣人稀,物產豐富。據工曹所報,襄平等地鐵、銅儲量驚人,開采簡易,又多藥材、林木。實乃天賜我青州之福地也。

是以,開發遼東,乃青州諸事中,重中之重諸位切莫怠慢”那么大塊地盤,能開墾出多少田地能養多少百姓更不用說鐵、銅、煤等礦產資源了。煤現在大家還不知道它的好處,便只說鐵與銅的含量,將來自己青州的鑄幣和兵器就不用愁了。真要感謝公孫度啊。還得感謝劉虞劉伯安。這么塊好地方,生生便宜了自己。 有了陶升這個帶路黨,袁紹在鹿腸山蒼巖谷,堵住于毒大門窮攻猛打。把于毒成功弄死后,氣猶不解的袁紹,遂尋山北行。打算一舉拔除境內黑山賊這顆毒瘤。還別說,這袁紹無意之舉,卻是誤中副車。 自張燕受朝廷招安以來,多久沒被朝廷給剿過了好歹他們名義上也是朝廷編制啊,雖然一直干的是賊匪的勾當。結果嘯聚山林的諸賊便毫無防備的一一遭了袁紹毒手。什么左髭丈八、黃龍、青牛角、李大目、郭大賢,奇奇怪怪的山賊被袁紹剿了好幾萬人。

袁紹看不上這些賊子,覺得這些人賊性難改,就是帶回冀州,也是個禍害,索性便全斬了。好幾萬顆腦袋靠著山壁、筑成了京觀。等張燕知道的時候,自家黑山軍兄弟的鮮血已經流成了河。張燕大怒,袁紹匹夫,竟然如此殘暴不仁。好幾萬兄弟就這樣讓他殺雞般給殺了。這口氣,如何咽得下。雖然這些兄弟不是他的嫡系部曲,但好歹也是打著黑山軍的旗號不是張燕氣不過,便要和袁紹做過一場,好出一出胸中惡氣。不過他也知道,就憑自己這點人馬,想硬抗冀州精銳,只怕是力所不逮。不過張燕也有辦法。他親自去南匈奴屠各部和雁門烏桓那里借兵去了。張燕素來講義氣,又剽勇過人。胡人就喜歡這種磊落的豪杰,于是張燕不費吹灰之力,借來了數千精騎。再加上自己嫡部精兵數萬,張燕膽氣橫生。于是率軍與袁紹激戰于常山。兩軍大戰,旌旗蔽日,金鼓震天。連戰十數日。

袁紹看著不斷損失的冀州精銳心疼不已。這是拿玉去碰張燕這石頭,不劃 算呀。冀州的好漢沒死在與公孫瓚爭鋒的戰爭上,卻死在張燕這個大賊寇手里。真憋屈。袁紹想退兵了,奈何張燕這塊牛皮糖死纏著不放 就在青州埋頭苦干搞發展、袁紹與張燕開片的時候,徐州又出大事了。曹操他爹曹嵩、曹操他老娘、他弟弟曹德等一家老小,死在徐州了。 這事,歷史上各有各的說法。大體分為兩類。一是初平四年,曹嵩在徐州瑯琊待著,因為曹家錢財比較多,陶謙別將貪財襲殺之。一是興平元年,曹操讓泰山太守應劭接曹嵩回兗州,結果陶謙怨恨曹操曾經攻打徐州,于是派兵襲殺。不過,大部分人還是覺得曹嵩死在初平四年比較靠譜。畢竟曹操還不至于先在初平四年攻打徐州,再于興平元年才去接老爹吧這不是故意害死曹嵩么。以曹操的智商和心性,他干不出這事來。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