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史:俄羅斯人堅決無法接受的是聯邦德國重新軍備化

來源:畫中小蜜蜂 2018-12-03 13:29:27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畫中小蜜蜂。俄羅斯人堅決無法接受的是聯邦德國重新軍備化, 為此他們將不惜付出任何代價。 蘇聯的策略并不是要在德國再統一問題上和西方達成共識, 而是想阻止有可能出現的德國重新軍備化。 在打敗希特勒僅5年之后, 朝鮮戰爭的爆發導致美國提出這個問題。

假如國會能同意杜魯門政府增強海外軍事援助的請求, 那么美國的同盟者, 包括德國在內, 就不得不自我擔負起保衛歐洲大陸的責任。1950年9月, 當美國國務卿迪恩·艾奇遜首次和英法兩國探討德國軍事重整問題時, 遭到了法國的強烈反對。

這證實了他們早期的疑慮: 北約組織只是實現德國重新軍事化的一個幌子而已, 遠非如美國所承諾的那樣是為了保護法國的東翼地帶。 甚至德國人也對此不情不愿, 當然這是出于他們自己的原因。 康拉德·阿登納對情勢的改變把握得非常到位: 聯邦共和國將保持克制, 而不只是抓住這次重整軍備的機會。

德國對西方的防御做出了貢獻, 作為回報, 波恩應堅持要求國際上認可聯邦德國, 并赦免被盟軍羈押的德國戰犯。法國預計到這類交易有可能會在它的背后悄悄進行, 于是通過提出反對意見, 預先取消了有關允許德國加入北約組織防衛的一切協商。1950年10月, 法國總理勒內·普利文建議建立一個歐洲防務共同體, 與舒曼計劃相仿。

除了大會、 部長委員會和法庭外, 這一共同體還將擁有自己的歐洲防衛軍。 美國人, 還有英國人, 當然對此想法很不樂意, 但是同意參與, 因為這是當時解決歐洲防衛問題的最好辦法。于是在1952年5月27日簽訂了《歐洲防務共同體條約》 , 此條約及其附加文件指出, 一旦簽約國認可這一條約, 美國和英國將全力協助歐洲防衛軍, 并且終止對德國的軍事占領。

蘇聯曾經徒勞地許諾用一個解除德國武裝的《和平條約》 來干擾《歐洲防務共同體條約》 。 1953年3月, 聯邦德國聯邦議院認可了這一《歐洲防務共同體條約》 , 接著, 比利時、 荷蘭、 盧森堡經濟聯盟也承認了這一條約。 現在只等法國國民議會認可這一條約, 西歐各國就可以擁有一支所謂的歐洲軍隊了: 將各國( 包括德國在內) 的軍隊混合組編在一起。

然而, 法國人還是不太高興。 1953年11月, 詹妮特·弗萊納敏銳地觀察到: “在全體法國人看來, 歐洲防務共同體的問題在德國人而不是俄羅斯人身上, 只有美國人才認為問題出在俄羅斯。 ”法國人的猶豫不決惹惱了美國, 在1953年12月北約組織委員會的會議上, 艾森豪威爾新任命的國務卿約翰·福斯特·杜勒斯威脅說, 如果歐洲防務共同體不能順利建立, 美國就會采取“令人不快的重新評價”。

但是, 即便普利文計劃只是法國總理的一個不成熟的想法, 公眾的辯論卻早就揭示出法國民眾極不情愿在任何情況下同意德國重整軍備。 況且, 這一份關于德國重整軍備并建立歐洲軍隊的建議提得太不是時候了: 法軍剛在越南遭遇敗仗, 很丟面子。

新上任的法國總理皮埃爾·孟德斯-弗朗斯做出了正確估計, 如果他拿脆弱的聯合政府之前途去冒險違抗民眾意愿, 而同意法蘭西民族的敵人重整軍備的話, 那就太過冒失了。最終, 當《歐洲防務共同體條約》 最后提交國民議會審批時, 孟德斯-弗朗斯拒絕利用這個問題換取美國的信任, 從而在1954年8月30日以319票對264票否決了這個條約。

于是, 成立歐洲防務共同體、 并在歐洲軍隊中容納重整軍備的德國人這一計劃就此宣告終結。 在一次和比利時外交部長保爾-昂利·斯帕克及盧森堡首相約瑟夫·貝奇的私下會晤中, 阿登納惱怒地將孟德斯的行為歸因于他的“猶太性”——根據這位德國總理的說法, 孟德斯將自己和法國民族主義情節糾結在一起, 顯得太過分了。 對于歐洲防務共同體的流產, 孟德斯自己的解釋看上去似乎更有道理: “歐洲防務共同體里過多地強調了整合, 但是對英國卻考慮得太少。 ”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