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鏡重圓虐戀文,《我把繁星贈予你》放開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來源:小說推薦界的扛把子 2018-12-03 15:31:13

破鏡重圓虐戀文,《我把繁星贈予你》放開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第一本《芭蕾舞與籃球鞋》 作者:微胖界的小巨星

頭頂的白熾燈把教室照的亮堂堂的,在巨大的落地鏡面前,云溪踮起腳尖輕輕旋轉,跳躍,黑色的練功服下面是纖細挺直的背脊,汗滴順著額頭滑落,有些甚至滴入到眼睛中。云溪站在路邊的樹蔭下面,腳尖踩在地上無意識的磨著,偶爾有三三兩兩的人從身后擦肩而過,云溪耳朵里塞著耳機毫不在意。“楚墨啊!那個大帥逼楚墨啊!”陳茵仿佛被戳到了某個興奮點,“聽說他家里背景很深,人還超級帥,不過聽說他是走了后門進的我們班,不知道是真是假。”要知道云溪從高一開始每個周末都會奔波在各個舞蹈班之間,有段時間甚至連課都不來上了,就是為了準備一個全國性的比賽。“楚墨?楚墨?”老師連叫了兩聲,都沒有人理睬。 “一中校草啊,而且還是一中的扛把子。”“聽說打架可厲害了,而且背景深的很,黑白兩道都有點關系,他有個很厲害的哥,叫楚辭。”陽光下,欣長的背影被拉的老長,背后松松垮垮的背著一個黑色的書包,頭發理得干凈利落,修長筆直的雙腿包裹在牛仔褲里,黑色的耳釘閃著光。接下來的小課似乎再也沒有見到過楚墨的身影,云溪奔波在舞蹈教室和小課之間,偶爾聽見有人在私下里談論一中的校草楚墨的話題,都是匆匆略過。楚墨聽到后嘴角也不自覺的扯出了一絲細微的弧度,他解開身上短袖的校服扣子,里面是一件黑色的T恤,背后印著騷氣的一雙金色的翅膀。他擼了擼頭頂的碎發,順帶從抽屜中抽出一瓶依云礦泉水。樓上的議論聲紛紛,九月的暑氣還沒有消退,知了的鳴叫也從未間歇,藍天上飄過朵朵潔白的云,一切云淡風輕,都是最美好的樣子。楚墨頭也不回的走到場邊,他身上穿著黑色的T恤,背部已經被汗水浸濕,身后的翅膀仿佛展翅欲飛的樣子,額角還留著點滴的汗水,黑色的頭發在陽光下閃著細碎的光,這是大汗淋漓后的表現。

書評:他的舉動無異于給了云溪莫大的勇氣,若是剛剛他沒有出現,云溪定是不敢對老師說出自己心中的真實想法。他的存在,帶著無比多的矛盾,卻……卻讓她覺得沒由來的安心。楚墨低眉望去,挺直的站立在一旁的云溪眼角帶著笑意,眼睛彎成了月牙狀,星星點點的揉碎了的星辰在眼底綻放。云溪低著頭,微微的嘆了口氣,回到教室的步伐不似剛剛出辦公室的時候那么輕快了。      

第二本《我把繁星贈予你》 作者:黛畫

看著她此刻慌亂警惕的神情,心疼與自責交加,傅容川終于耐不住起身,煩躁地打開房門,下了樓。 傅容川嘴邊一抹苦笑,相識八年,他一直追逐在她身后,他對她霸道的占有,掠奪,從未真正考慮過她的感受。他曾一度以為報復與金錢便成為他一生的慰藉,這種認知持續了十幾年。直到,遇見梁唯一。 那年,十七歲的她,闖入他孤獨黑暗的生命,打開了他對所有美好的向往,她像一個驕傲純真的公主,拯救了他陰郁的人生。他第一次真切感受到自己心跳的聲音,只一面,她便拿走了他心臟上方的第二根肋骨。 傅容川閉了閉眼,覺得自己大概是……著魔了。傅容川頓了頓,說:“還不到八點,我送你回學校。”梁唯一抬頭,有一絲訝異他居然這么爽快。他側身過來幫她解開安全帶,距離再次拉近,想起剛才在臥室的曖昧情形,梁唯一一陣尷尬。想了想傅容川本就出眾的外表,掩蓋不住的光芒外露,作為女伴,她似乎也不能太遜色了。偌大的貴賓休息室只有傅容川一人,他坐在沙發里,抬眼,剛看到走進來的梁唯一,他微微一愣,從上到下打量了她一番,而后英俊的眉便皺在一起,神色冷淡。看他冷硬的語氣,似乎真的有問題,梁唯一解釋:“因為我很少參加這種宴會,并沒有經驗要特意準備哪種禮服。” 傅容川蹙眉,強忍心中的酸意,轉身不再看她。梁唯一呆呆地看著他挺拔的背影,覺得似乎有那么一點不對勁兒?他的女人,她的美,他恨不得把她藏在懷里,怎么會允許別人肆意欣賞? 他這是……吃醋了。呃……放開你,這輩子都不可能。

書評:天色很好,初秋的陽光,明媚卻不刺眼,教學樓漆得格外簡約,灰墻白瓦,偶爾有一兩座磚紅色的宿舍樓,加上隨處可見的綠植,整個校區籠罩在一片淡金色之下,卻是奇特的好看。謝家老宅在海城郊區,風景極美,原森想征用這片地,開發旅游度假區。三年前開始向政府申報,足足等了快兩年才批下來。周遭一片寂靜,似乎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這里,梁惟一緩緩抬頭,看到那張英俊無比的臉,她的心臟幾乎停止了跳動。      

第三本《風起時想你》 作者:江小綠

江見歡第一次見到蘇末時,是在十八歲,一個平常又特別的夏天。其實她們兩個都很慫,第一次去那種地方緊張得要死,在吧臺點酒時渾身都是故作的成熟和老練,別人一眼都能看出她們的生澀和不自然。他微微低著頭,側臉弧度冷俊,影子傾斜打在地面和墻壁,拉出長長的陰影。明明滅滅的光影中,窗簾飄動,原木色的桌上擺著一盆小小仙人掌。那里是蘇末。從此江見歡就成了那個酒吧的常客,她膽子小,又慫,每次什么都不敢做,就連打聽他都覺得是一件膽顫心驚的事情,都只是默默的坐在角落聽著他唱歌。“蘇末,我想跟你回家。” “蘇末,我真的好喜歡你,喜歡得快瘋了。”她終于忍不住了,張開雙手想要上前強行抱住他,跟在不遠處的江見歡也忍不住了。蘇末正站在那里望著他,皎潔的月光灑滿他一身,照得那張面無波瀾的臉愈發冷淡。乍然間,一道熟悉的聲音劃破耳膜,從臺上的話筒里傳出來,江見歡的話頭戛然而止。她愣愣轉過頭,微張開嘴,望著臺上的那個人難以置信,幾乎要懷疑自己的眼睛。不過短短幾分鐘的功夫,江見歡就打聽清楚了,蘇末是今年入學分數的第一名,所以作為新生代表發言,而他本人就讀于藝術系,學的是音樂專業。“你為什么要跟蹤我?”她再也不敢看他,低頭盯著腳下鵝卵石,聲音小得像是蚊子叫。“我只是又怕找不到你了。”

書評:人來人往的街道,混合著各種聲音,喧囂嘈雜。夏日的風里藏著悶熱,胸腔仿佛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壓得喘不過氣來。 起初是一個短視頻網站博主用了這首歌作為背景,后來這個視頻點贊數突破了百萬,這首歌也紅了,其他人紛紛效仿,用它作為視頻作品的配樂。歌曲《無歡喜》的各項頒獎典禮,蘇末一次都沒有出席,歌迷們紛紛失望至極,喜歡了好久好久的人,卻連他長什么都不知道。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