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兩人目光相接后,顯而易見的驚訝從少女的金色眸子中浮現出

來源:桂業生活匯 2018-12-03 15:23:32

整個C之世界的時空幾乎都隨著妮娜的GEASS全力激發而陷入了僵硬的停滯姿態,厄里斯那種可以操縱任何人類的能力,讓查爾斯和瑪麗安娜根本來不及躲避便被壓制停在了原地,而魯路修身后的C.C則是微微嘆氣后低下了頭,她似乎早就預料到了這樣子的結局。“真是沒辦法,好歹也算是妾身的長輩,那么就用爽快一點的死法吧~!”歪著自己的腦袋,妮娜抬起自己的右手食指指向眼前的瑪麗安娜和查爾斯:“是窒息,還是心臟停跳?這兩種方法似乎沒什么需要特意選擇的,那就~~”就像是宣判一般,妮娜的手指隨之滑落:“一起體驗一下吧~!”然而,就在這時!一個迅疾的白色身影陡然從魯路修身后不遠處的石柱后出現,注意到對方在自己的GEASS籠罩范圍內還能夠活動自如,妮娜的臉色頓時一變。她迅速地后撤,同時如同召喚一般抬起手臂,而一臺漆黑的報喪女妖則是隨之從她身后竄出,繼而正面擋住了這個沖過來的白色身影!而她的GEASS也隨之停止,這讓查爾斯和瑪麗安娜立刻從窒息和心臟停跳的狀態下恢復了過來,不等妮娜再做出反應,查爾斯立刻撲到一邊的操作臺上重重按下了上面的幾個按鈕,這原本就是GEASS教團所研發出來的用于手動操作C之空間的思維升降機,而立刻,就如同積木崩塌一般,妮娜所處的區域石磚迅速崩解墜落,最后那臺報喪女妖立刻回身抱住妮娜的身體,繼而打開滑翔翼試圖接近,但是查爾斯等人所在的區域卻已經迅速抬高,繼而將她不甘心的目光阻擋在了外側。

“咳咳...”同時陷入妮娜的GEASS的魯路修也恢復了正常,而到那個白色的身影后,紫眸的少年就頓時浮現出了一絲復雜的神色。“朱雀...”栗發少年的機械左眼已經打開,其中一個淡藍色的倒飛鳥符號正閃爍著斷續的光芒,顯然,正是這個GEASS消除器,才能讓他在妮娜的GEASS范圍內活動自如。“樞木朱雀,你做的很好。”回過頭來,查爾斯滿意地露出一抹夸獎般的笑容,而站在原地的朱雀則是微微躬身,顯然,他此次的任務正是為了預防妮娜的突襲,而從結果上來,他的確完美地做到了這一點。“雖然厄里斯已經暫時被擊退,但是現在也不是能夠放心的時候。親愛的,我們必須返回帝國做一些戰爭準備。”回過神來的瑪麗安娜也再次露出了那種甜美的笑容,向眼前的魯路修,她似乎再次恢復了那個溫柔和藹的好母親:“我的魯路修,你也和母親一起來好嗎?”“正是如此,C.C你也跟我們一起回去吧,厄里斯不會忘記你的。”查爾斯也向坐在魯路修身后的C.C,老邁的帝皇語氣也相當平穩:“你和瑪麗安娜的契約還未消除,不是嗎?”

“隨你們的便吧,我已經厭煩繼續選擇了。”C.C抱著自己的雙膝,她似乎已經不愿意再逃跑了一般,反正無論如何結果來也是一樣的,哪怕積累了千年的經驗,到頭來也依然如此。“不。”然而,一個低低的聲音卻讓在場的所有人都下意識地了過去。魯路修直起身來,紫眸少年微微向前一步,臉色也已經變得無比平靜:“我的確要回到布里塔尼亞去,但是,不是以這樣子的身份。”“恩?事到如今你還要撒什么嬌?不乖乖聽話的話,母親會生氣喲~”瑪麗安娜疑惑地著眼前的魯路修,她并不認為對方現在還能有什么想法。“母親,這正是我要的話。”直視著眼前的查爾斯,魯路修的紫色眸子微微瞇起:“的確,我已經有所選擇了。”“奧?你想干什么?我的兒子?”和瑪麗安娜并肩站在一起的查爾斯揚起嘴角,起來就像是一只到幼獅蹣跚學步的老獅王:“你應該都知道了,對于朕那種無所謂的反叛是毫無存在意義的。還是現在,你還是希望回到那個女神身邊?”“都不是...我已經充分了解了,只有自己想去做什么事情的時候,才是真正應該行動的時候。”

向前一步,魯路修回頭向自己身后的C.C,而魔女也下意識地抬起頭,當兩人目光相接后,顯而易見的驚訝就從魔女的金色眸子中浮現了出來,而后,黑王子則是轉過頭向一邊的朱雀,得到的則是一個仿佛從未動搖過的眼神。“父皇...我要做的事情就是...”抬起自己的手臂,黑王子揭開自己左眼的隱形眼鏡,帶著紅色飛鳥的眸子清晰地映出了查爾斯一瞬間愕然的面孔:“繼承您的王位!”“可惡~沒想到會被該死的橘子雀亂入,妾身真是大意了~”從葉卡捷琳娜宮的GEASS之門走出來,妮娜不滿地將自己胸前的一綹綠發甩到腦后,雖然早就知道朱雀是個不穩定因素,但她的確是沒想到對方居然會在這個時候竄出來,得出來V.V那個正太依然沒有將所有的事情都出來,不過也無關緊要。修奈澤爾正在下棋,一盤國際象棋已經走到了殘局,而此刻這位頭戴白銀王冠的原帝國宰相,此刻正以悠閑的目光著棋盤上的各個棋子。

“午安,尊敬的修奈澤爾王,看起來您似乎很悠閑。”妮娜帶著惡趣味的聲音從門外傳入,而這只是讓修奈澤爾微微點頭:“忙里偷閑而已,到是您,尊敬的厄里斯冕下,似乎有些不大高興?”“這是自然的,妾身稍稍微微出了點差錯,所以你可能很快就要面對另外一個王者的挑戰了。”走到修奈澤爾的棋盤旁邊,妮娜順手捻起其中的一枚棋子:“按照你的聰慧程度,不用妾身再多說什么了吧?”著妮娜手中那枚黑色的國王,修奈澤爾微微側目,而很快,一絲了然的微笑便出現在這位皇子的嘴角:“我想也是,能以ZERO之名活躍在這個世界上的那一位,如果沒有類似的力量就未免過于無趣了。而且,按照我曾經的那位叫做‘’的客人所提供的資料,那種力量也的確是方便的統治之力呢。”“?!原來那只蟲子被你撿走了,妾身還奇怪為什么一直沒有見到他,算了。”搖了搖頭,妮娜抬起手打了個響指:“時間正好,我們也該去厄喀德那提供給我們的新禮物了,如果不出差錯,它的智能也該給出我們下一個建議了。”

“喔,那么我的確很感興趣。”就像是瘋狂生長的某種惡性腫瘤一般,厄喀德那臃腫的身軀已經越來越龐大,整個葉卡捷琳娜宮的地下已經被它完全占滿,而此刻,能夠清晰地到它那種類似于車間的頂棚已經打開,某種畸形的機械怪物,正在被它一點點地孕育出來。“真是驚人,這是它靠自身智能所繁衍出來的東西嗎?”著那個同樣丑陋畸形的巨型機械怪物,修奈澤爾的臉上是十足的驚嘆感,而他身邊的妮娜則是理所當然地點頭:“當然,妾身的確給它加上了可以計算戰斗力推演的智能模板,而且也已經將這個世界上可能成為敵人的勢力以電子資料的形式輸送給了它的處理器,在這種情況下它會自行計算戰斗力評分,從而制造出足夠打敗敵方勢力的戰斗單位。既然這一次它做出來的是這個東西,那就證明在它的電腦計算下,這個東西有充足的戰斗力可以碾平那些我們目前的敵人。要知道,為了穩妥起見,所以妾身給它設定的是戰斗力必須超出敵方三成才算是合格品。”一邊解釋著厄喀德那的運轉機能,妮娜信步走到一側的顯示器旁邊,這是和厄喀德那直接交流的界面,而左右選取了幾個界面后,妮娜徑直按下了其中【計算戰斗備案】的按鈕,而立刻,冰冷的機械音便從這臺龐大的機械怪物當中傳了出來。【開始計算,列入戰斗資源配比。】

【列入戰斗地理資料。】【列入敵人勢力劃分。】【計算敵我雙方戰力對比。】【計算最大戰斗效率。】【計算戰后最大獲取。】【導出下一步戰斗路建議。】【建議攻略地點:十一區!】【建議戰斗路:北入北冰洋,南取白令海峽,于海路進軍。】“啊拉~~到底還是十一區嗎?”妮娜的紅眸泛起了一絲奇異的光芒,而很快,她就了然地點頭:“也是,最大的櫻石產地就在富士山,如果得到了那里,不僅能夠對自身進行最大化的增強,還能夠同時削弱包括布里塔尼亞在內的其他國家,也難怪會被列為首要攻擊目標。”“那么,這就是我們接下來的行動了嗎?”修奈澤爾著那臺從厄喀德那的車間中被塑造出來的機械怪物,一種十分期待的微笑也從他的嘴角露出:“您呢?尊榮的厄里斯冕下?”

“雖然感覺快了一點,但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那么...交給你了。”同樣微微發笑,妮娜微微開口。“讓妾身吧,作為原著中白王的你,現在到底有沒有問鼎這個世界的能力。”布里塔尼亞帝國的朝會總是十分令人緊張,自從第98代皇帝查爾斯將皇權高高凌駕于其他貴族之上后,貴族們的話語權就變得越來越少,雖然也正是因為如此整個帝國才保持了高度的集中力,但是這并不是那些貴族們希望的事情。大皇子奧德修斯心不在焉地站在最前列,作為查爾斯的第一個兒子,他現在的身份相當于公認的監國,可惜的是這樣子的一位皇子卻根本沒有爭奪皇位的野心,這讓許多追隨他的貴族們無不唉聲嘆氣。“皇兄,父皇怎么會在這個時候突然召見?難道是要向那個所謂的合眾國宣戰嗎?”大皇女吉妮薇爾也有些不安,不過她的不安并不是針對其他,而是一種十分模糊的預感,似乎某種超出她把握和接受的事情正在逼近。“大概吧,倒是修奈澤爾不知道在做什么,現在都沒有從EU回來。”奧德修斯瞥了一眼帝國宰相的位置,那里依然空蕩蕩的,作為負責整個帝國日常事務的宰相,修奈澤爾卻在上個月就一直沒有再出現,據是去了EU那邊,但是這樣子的消息并不能讓人安心。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