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喝醉了一口氣寫五首七絕,第一首望湖樓醉書值得我們細細品味

來源:詩詞村知書 2019-03-01 17:29:49

【點擊右上角“關注”,學習更多詩詞知識】

今天我們要品讀蘇軾的一首詩,首先一起了解一下蘇東坡其人。蘇軾,字子瞻,號東坡居士,宋眉州眉山人,父親是蘇洵,弟弟是蘇轍,都是著名的文學家,并稱“三蘇”。唐宋總共八大家,蘇軾父子就占了三席。蘇軾早年就喜歡讀史書,做文章。嘉佑二年應舉,深受主考官歐陽修的賞識,歐陽修甚至說“要放此子出一頭地”,就是說我們年紀大了,該退休了,要讓這樣有作為的年輕人去大展宏圖,所以蘇軾一舉成名。

以下是我們來品讀的蘇軾《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詩云:

黑云翻墨未遮山,白雨跳珠亂入船。

卷地風來忽吹散,望湖樓下水如天。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只是蘇軾精神海洋中的一小朵浪花,它作于熙寧五年,也就是公元1072年的夏天,原作有五首,我們這里選的是第一首。此時蘇東坡因為與變法派的沖突而自請外調,在杭州任通判已經半年多了。望湖樓非常有名,在西湖昭慶寺前,五代時吳越王錢俶所造。在歷代吟詠西湖的詩歌里,甚至在蘇東坡自己的西湖作品中,這首詩的藝術性都不算非常突出,但他所體現的東坡特有的心襟懷抱,我覺得是非常值得我們細細品味的。此時的蘇軾遠離了京城的政治斗爭,心情正在慢慢地平復。時間是治愈心靈創傷的最好的醫生,當心情平復之后,生活也漸漸悠游自在。某一天喝醉了,跑到望湖樓邊的小船上,趁著酒興微醺,東坡一口氣寫了五首七絕。

我們來看這一首。第一句就是不加思索、脫口而出“黑云翻墨未遮山”。這是一個喝得有些微醺的人,這是一個帶了幾分醉意醉性的人,他躺在晃悠悠的小船上,最容易看到一個巨大的色塊——遠處天邊的烏云,顏色很黑,所以叫“黑云翻墨”,而且越翻越黑,猶如墨汁滾滾而來。“黑云翻墨”非常形象,“未遮山”,這好像是實寫吧?沒有擋住山,但是也可能深有寓意呀。說他是實寫,是因為夏天暴雨前的烏云往往是團狀、翻滾的,并非遮天蔽日,甚至是“東邊日出西邊雨,道是無晴卻有晴”的,所以不能遮住西湖邊上連綿的小山丘,但說它有寓意,我們就更可以理解了,是因為蘇軾不久前剛從變法派甚囂塵上的京城出來。

要知道在王安石變法剛剛開始的時候,各種革新措施是非常急功近利,規模也是很大,再加上在新黨中,說老實話,除了王安石一個人,剩下的從人品上、人格上,沒有幾個值得稱頌的。像章惇這樣的小人,東坡原來跟他關系還不錯,結果是東坡夫人王氏提醒他,“章惇此人不可久交,將來小心要栽在他手里”。王氏離世后,東坡在政治斗爭中,果然深受章惇陷害,這時候他回頭想想,還是夫人的眼光毒,看得準。當時的政治斗爭非常殘酷、慘烈,在蘇軾、司馬光等人看來,新法一開始給朝野上下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尤其是給百姓,因為新法施之太急。以蘇東坡是一個性格非常耿直的人,因為他喜歡一向在各種場合里頭冷嘲熱諷,最終招來了“烏臺詩案”,因為很多篇文章了,包括像《湖州謝上表》,其中說“荷先帝之誤恩”,說了很多冷嘲熱諷的話,甚至還有一些詩被人告發,引來“烏臺詩案”。所以蘇東坡所處的這個“烏臺詩案”,也是中國古代文字獄歷史上,一個非常有名的典型個案,蘇東坡差點為此掉了腦袋。

所以這句“黑云翻墨未遮山”,也許包含著一絲倔強的抗議。再多的烏云也遮不住秀美的湖山,就像再大的政治壓力、再黑暗的現實也不會遮蔽我理性與良知的心靈那一面——光輝的一面。全世界的黑暗都不足以影響一只蠟燭的光輝,全世界的喧囂也不足以影響一段生命的寧靜。我愿是荒野里的獨木,在喧囂的塵世中靜享生命的安寧。第二句“白雨跳珠亂入船”,寫的是大雨落下。黑云壓城過了,這時候要“白雨跳珠”了,這里寫的是雨的視角和色澤,都是非常獨特的。就視角而言,東坡是躺在船上的,撲面而來的,不是直接落下來的雨滴,而是從湖面反彈過來的水珠,猶如小顆粒的那種珍珠一樣,這種樣更加顯得是大雨滂沱,力道驚人。就色澤而言,由于之前看到的那個大塊的烏黑的云,這會兒突然下起清亮的雨點,兩相映襯,顯得雨點怎么樣?很白凈啊。

第三句繼續按照時間順序往下寫,“卷地風來忽吹散”,吹散了什么呢?既吹散了烏云,也吹散了雨點。這風它是“卷地”而來的,就是貼著地面的那種清爽的風,他說的是“卷地”,沒有卷水而來,而且用了一個“忽”,可見這個風向是忽然便從湖岸上吹來了風,把一切云雨都吹跑了。緊接著就是最空靈最清澈的第四句了——“望湖樓下水如天”。這一句用字極精簡、極尋常,但是與前面所有的風來雨去的情景結合起來看,就會有一種特別的安詳在里面。“望湖樓下”這是點明詩題了,也是點明自己之前所見所聞的立足點。可見作者的詩情在率性揮灑之余很有嚴謹的收束的,前三句都很散漫,視角也很模糊,最后一句就交代得特別清楚。至于“水如天”這三個字獨立出來看,那說老實話其實是廢話,無非就是“水天相映”的意思。但是這里大家要想一想,幾分鐘前湖水還是波瀾滾滾的,天上還是烏云密布的,整個天地都是渾濁的呀,突然天空重新變得清澈,湖水重新變得寧靜,天邊的地平線變得極其的清晰,仿佛盤古開天辟地之后,清陽之氣上揚,變得遼遠清朗。重濁之氣下沉,變得深邃寧靜,這個時候水天重新交相輝映,就有一種別樣的驚喜了。更重要的是作者這時候是在船上的,經歷了剛才那種風雨交加的顛簸之后,此時靜靜地躺在萬頃碧波之上,頓時感到周圍的水面如天空般靜美,自己猶如巡天而游。

《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的第五首,可以作為第一首的注腳。“未成小隱聊中隱,可得長閑勝暫閑。我本無家更安往,故鄉無此好湖山。”這首詩的大意是說,我沒能歸隱山野,就姑且跑到杭州來一邊做官一邊散心,這叫中隱,在這里我希望能獲得長久的閑適。我本是無家之人,父母都去世了,無所謂到哪里去,不如就待在杭州吧,即便是山清水秀的四川老家也沒有這么好的湖山。在這兒,東坡明確表達了對朝廷的不滿和逃離,對人生宦游的一絲憂傷,以及對杭州湖山的無限陶醉。他在這兒觸摸到了一個日后他常常思索的問題,也就是人生真正的家鄉在哪里?后來經歷了很多慘烈的貶謫之苦后,他在晚年給出了一個精彩的答案,“此心安處是吾鄉”!這是蘇東坡對一切人生路上的追求者和迷惘者,最好的啟迪和慰藉。人生在世,但求安心;安心是福,安心是家。

所以秦少游曾經這樣評價蘇軾,“蘇氏之道,最深于性命自得之際,其次則器足以任重,識足以致遠,至于議論文章,乃其與世周旋至粗者也。”也就是說,東坡之所以能夠那樣深遠地影響后人,感動后人,他的文采、思想倒在其次,最根本的是他的人生態度、人生美學。他最著名的作品《赤壁賦》、《定風波·莫聽穿林打葉聲》、《題西林壁》,無不是充滿著人生的美學與哲學。他擅長在無常的世事面前找到人生的定力,在冷漠的環境中找到生命的溫暖,在破碎的現象中找到圓融的本意,在激烈的悖謬中找到天然的和諧。我們讀蘇軾的詩,也要從人生觀入手,學他人生的智慧,感受他人生的美學!朋友們喜歡東坡居士的詩詞嗎?對這首《六月二十七日望湖樓醉書》你有什么不同見解,歡迎評論留言!圖片來源網絡,版權歸原作者

【點擊右上角“關注”,學習更多詩詞知識】

點擊查看原文

相關鏈接

杀两波公式规律